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在“单位”和“家”之间谈谈语言表达的逻辑
——语言教学笔记
中国传媒大学  赵  俐

最近,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一个段子,其中谈及每个人,尤其是中年人,在家中需要承担上有老下有小的重任,规劝人们一定要保重身体。这个段子勾勒了大多数人的生活状态,表达出的理解和关爱感动了不少人,转发迅速。我也觉得很不错。只是,其中的一句话让我联想到一些关于语言教学的问题。这句话是这样说的:

你只是单位的一根草,却是家里的一片天。

这后半句用了一个比喻来表明人们在家中责任重大,这个比喻我认为用得很贴切,足够引起人们对自己家庭责任的重视。但是,前半句也用了一个比喻,两个比喻放在一起作对比,形成强烈的反差。这个时候,就产生出了言外之意。如此以来,这句话至少有下面两层意思:

1.你在家中举足轻重,没有你,天要塌的,所以一定要保重身体。

2.你在单位无足轻重,没有你,影响不大,不要为工作卖命,伤了身体。

两层意思一对比,是说在“单位”和“家”的天平上,一定要倾向于后者。

我想这样的语言表达需要看它的逻辑起点在哪里。如果针对的是那种对家庭责任承担太少只顾工作的人,对他们加以提醒,这是一个逻辑起点。如果,对大众都是这样的表述,尤其对价值观正在形成中的青少年如此引导,那么又是另外一个逻辑起点,产生的社会影响完全不同了。

这里不是细抠字眼,而是想借此谈谈语言表达的逻辑问题。

“家”和“单位”之间确实是有难以兼顾的时候,但这并不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很多时候它们是相互交叉渗透的。比如,一些人在忙于工作无法兼顾家庭的时候,说这也是在为家人争取经济保障或者是精神影响。再比如我想到,医生这个职业,他的工作就是为人们争取更多的健康和更长的生命。如果医生们都把自己当作“单位的一根草”,更多照顾去支撑家里的“一片天”,那么,多少家庭会因此少了健康甚至生命。除了医生,我还想到教师、食品药品生产商,包括政策的制定者,他们的工作都关系很多人的健康和幸福。虽然单位里有很多共同支撑事业的同伴,但在有些时候,个人的责任能否担起也会成为他人的一片天的支撑或塌陷的关键因素。不久前的韩国沉船事故中,那个率先逃跑自救而撇下一船人的船长,不知是不是把自己当成“单位的一棵草”了。那时候,如果他能够组织人们抓紧自救,可能很多人的生命都可以挽回。这是船长的工作职责啊!社会责任也是大于天啊。今天,有一些对家庭关照太少的人需要提醒,也还有一些社会责任淡漠的人需要警示。

我们回到语言表达上,说家庭责任重大所以要保重身体,这本没有错,提醒要平衡好“单位”和“家庭”的关系也没有错,但是不能为了强调突出家庭责任而一定要把“单位责任”降成“小草”。这种对立性选择是语言表达中经常出现的问题,其实这背后是思维方式的问题——非此即彼、不能辩证地思考问题。

回顾媒体播音主持一路走来,有好几个节点,出现过这种思维方式的声音。

当主持人出现的时候,就有人认为播音员要消失了,结果播报一直沿用至今。

从广播为主到电视出现的时候,有人认为广播要死亡了,结果后来电台尤其是交通台着实火了一把。

再后来,是新媒体出现了,很多人认为传统媒体的人都要没饭吃了,结果,一部分人跳槽继续发展,也有一部分人坚守传统媒体继续开发新的运营方式和节目形式。

说到中国的播音员主持人要做到普通话标准,就有人说,也有普通话不准的人做成了很知名的主持人。其实,人家受欢迎是因为他们的主持很放松交流更到位,而不是因为普通话不准。

因为主持人的培养的确需要岗位的接续培养,在实践中磨练成长,于是有人说学校不能培养主持人。其实,学校打的是基础,教给的是方法,熏陶的是气质和素养,然后学生需要继续到岗位上经受打磨才能成才。学校培养和岗位培养相互配合,并不对立。探讨具体的培养方法倒是必要,但那时不应该下定论说哪里培养不出来人才的话。

这些都是缺乏辩证思维,简单武断地妄下结论。对问题深入分析太少。

我们继续来分析一下人们为什么会提出单位不值得付出太多,这是一个值得分析的社会问题。我列举几个可能性:

1.单位事情关乎重大,不得不占据很多时间和精力,以至于实在无法关照家庭。本人有奉献之心,家人有不满之意。

2.单位的管理不够合理,占据了过多的时间与精力,影响到家庭责任的承担,本人和家庭都不情愿。

3.单位缺乏良好的工作环境,本人都只愿意应付和逃离,自然愿意把更多的时间给予家庭。

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在单位里工作,不仅给家庭赢得经济来源,而且是自己心甘情愿做的事情,同事之间上下级之间又都相互关照和帮助,管理是合情又合理。在这样的单位工作,如同在和谐家庭中生活一样,本身就是美好生活的一部分,是有利于健康的。其实,家庭里的付出,也要讲究情理,讲求效率,否则,也是低效付出,也可能搭上健康。当然,理想丰满而现实骨感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我们总要有一份努力尝试、积极应对的心理状态吧。

这样看来,问题的关键不是在“单位”和“家”之间必须做出唯一性选择,而是在于看看我们如何力所能及地参与建设,提高效率,愉悦心情。无论对家,对单位,对社会,我们都有责任。

说到这儿,我进一步确认,有一些语言表达的问题,其实是思维方式的问题。我们在教学中,要引导学生理智、辩证、积极地看待问题和解决问题,思维科学,心态健康,这样面对家庭和社会的重担,才能充满阳光地担当起来。

  2015 年第 6 期 总第 34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11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