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汉语的音乐美
洛阳理工学院  李  俏

语言是由人的发音器官发出的具有一定意义的声音。音乐是指有旋律、节奏或和声的人声或乐器音响等配合所构成的一种艺术。在全世界许多种语言中,汉语是一种说起来像音乐一样美的语言。音乐美在旋律和节奏,旋律指音的高低升降变化,节奏指音的轻重强弱不同。汉语在旋律和节奏方面和音乐有许多共通之处。汉语的音乐美主要体现在汉语音节中的元音、韵脚、声调和音强,汉语形容词的双声、叠韵和叠音现象,以及汉语虚词补充音节等方面。

汉语的音节构成体现了音乐美。汉语音节由声母、韵母和声调构成。汉语最小的语音单位是音素,音素分为元音和辅音,元音是构成汉语音节的主要成分。汉语中一个音节可以没有辅音,但是必须要有元音。元音是乐音,和谐悦耳,音高而强,发音响亮可唱;辅音是噪音,音低而弱,发音不和谐不悦耳。在汉语普通话中,乐音韵母是非乐音声母的近两倍。由于构成汉语音节的乐音比较多,与英语、阿拉伯语、俄语、韩语等语言相比,汉语音节界限分明,音节中元音占优势,没有复辅音,一个音节可以由一个单元音构成,也可以由一个复元音构成,由复元音构成的音节也比较多,在音节的开头和结尾都没有两个或三个辅音相连的复辅音,乐音成分比例大,而英语、阿拉伯语、俄语、韩语等语言语音中的辅音较多。另外,由于汉语音节元音占优势,元音占一个音节中所有音段的数量比重也比较大,谐波就比较多,因此汉语音乐性就比较强。汉语基本上一字一音的特点也增强了汉语语音的音乐美。

韵脚是诗、词、歌、赋等韵文句末押韵的字,押韵指一篇韵文的一些或全部句子的最后一个字采用韵腹和韵尾相同的字,这些字的韵母要相似或相同。押韵的作品,读起来朗朗上口,听起来悦耳动听,并且能诵能唱,易背易记。押韵可以形成一种回环复沓的语音效果,有助于强调和抒发感情。押韵使同一个音在不同句子的同一个位置上不断反复,渲染气氛,增强感染力,同时也增强语言的节奏感和音乐美。

汉语音节的音乐美还表现在构成音节的声调上。声调是语言中依附于音节上的能够区别意义的相对音高。音乐中的“音阶”也由音高决定,体现在音乐中为“宫、商、角、徵、羽”和“do(1)、re(2)、mi(3)、fa(4)、so(5)、la(6)、xi(7)”。起源于春秋时期的“五声音阶”“宫、商、角、徵、羽”按五度的相生顺序,从宫音开始到羽音,按音高顺序排列依次为:do(1)、re(2)、mi(3)、so(5)、la(6)。现代音乐中的音阶顺序是do(1)、re(2)、mi(3)、fa(4)、so(5)、la(6)、xi(7),对应的音级名的标志是C、D、E、F、G、A、B。汉语中的声调是由语音的高低、升降、长短等因素的不同构成而表现出来的声音差异,是音节的高低升降变化。世界上的语言可以分为声调语言和非声调语言两类。声调是汉语音节中不可缺少的成分,与声母、韵母共同构成普通话的音节。声调语言中,每一个音节的音高形式有变化,不同的音高形式表达不同的意义,如普通话的“阴平”“阳平”“上声”和“去声”。非声调语言音高的高低升降不能区别意义,只能表示不同的口气和语调。古代汉语声调大体可分为平、上、去、入四声,《康熙字典》里有一首关于“平、上、去、入”的发音特点,名为《分四声法》的歌:“平声平道莫低昂,上声高呼猛烈强,去声分明哀远道,入声短促急收藏。”记载了古人对声调音乐性的认识。现代汉语普通话共有“55”“35”“214”“51”四种调值,分别形成了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种调类,分别是高平调、高升调、降升调和全降调。现代汉语音节中的相对音高及其升降变化可以用“五度标记法”表示。“五度标记法”是用一根分为五度的竖标来标记声调调值的方法,由赵元任创制,分调值的相对音高为低、半低、中、半高、高五度,分别以1、2、3、4、5表示,1代表低音,2代表半低音,3代表中音,4代表半高音,5代表高音。在汉语中,将不同声调的字词有规律地组合在一起,形成了汉语音节的抑扬顿挫和起伏跌宕,具有优美悦耳的音乐效果,体现了汉语声调的音乐美和节奏感。

声调的音乐美在汉语中一个特殊的体现是汉语唐诗宋词中的“平仄”。“平仄”是中国诗词中用字的声调。“平”的意思是“平直”,“仄”的意思是“曲折”。平、上、去、入四声可以归入平声和仄声两类。平声的特点是调值不变,读音不升不降,读音响亮,并且可以延长,平声字入平声。仄声的特点是调值有变化,读音有升有降,或先降后升,读音不够响亮,也不能延长,上声字、去声字、人声字入仄声。王之涣的《登鹳雀楼》:“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平仄为“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诗中平声与仄声的相间体现了音乐美。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中的:“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多用仄声字,并押入声韵,这一韵律生动地描写了冰天雪地的寒冷景象。“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多用平声字,押平声韵,这一韵律描写了春暖花开的温馨场景。

音强也是汉语音乐美的体现。音乐的节拍是衡量节奏的单位,在音乐中,有一定强弱分别的一系列拍子在每隔一定时间重复出现。“四四拍”的节奏特点是“强、弱、次强、弱”,通过这样的组合使音乐具有节奏感。音乐的节奏感体现在汉语语音中是汉语声调中的轻声现象,如“老师、孩子、甜头、看一看、去不去”中的“老、子、头、一、不”在这些组合中分别读轻声“lao、zi、tou、yi、bu”。汉语中的非轻声与轻声的组合如“老师”的发音节奏为“弱+强”,“孩子”的发音节奏为“强+弱”,“看一看”的发音节奏为“强+弱+强”,与音乐节拍中强弱形成的节奏“强、弱、次强、弱”有相似之处。

汉语形容词的双声、叠韵和叠音现象体现了音乐美。双声是汉语中两个声母相同的音节,如“蒹葭、伶俐、慷慨、辗转、吩咐、珍珠、鸳鸯”等。叠韵是汉语中两个韵母相同或相近的音节,如“朦胧、徘徊、蓓蕾、怂恿、妖娆、苗条、滴沥、窈窕”等。双声和叠韵具有独特的声响表现力,在这些词语中,相同语音成分的再现作用于人的听觉器官,给人以回环复沓的感觉。双声、叠韵是汉语利用语音表达思想的特有形式。李重华在《贞一斋诗说》中说:“叠韵如两玉相叩,取其铿锵;双声如贯珠,取其婉转。”意思是说把两个韵母相同的字放在一块,声音就会响亮悠扬,可以形成铿锵悦耳的听觉效果;把两个声母相同的字放在一起,由于发音部位和发音方法一致,因此读起来顺口紧凑、婉转动听。中国古典诗词中,有很多巧妙利用双声和叠韵来抒发情感的诗作。双声和叠韵使语言读起来有一种整齐的韵律美;有的句式中使用了双声和叠韵,使语言读起来波澜起状,声情并茂。例如: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诗经·关雎》

这首诗用了“参差”“辗转”两个双声词以及叠韵词“窈窕”,这些词语的运用既能让人感受到优美的旋律和节奏,也表现了缠绵相思的爱情以及男主人公对淑女的倾心与爱慕。

除了双声词和叠韵词,诗词中的叠音词也体现了音乐美。叠音词是指两个完全相同的语素相叠而成的词。叠音词常用于描摹自然景物的颜色形状、人物的动作和声音以及心理状态。用叠音词能增加叙述的形象性和真实感,给人深刻的印象,使诗文读来朗朗上口、余音缭绕,增添了诗文的韵味。李清照《声声慢》开头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用了7对叠音词,真切地表现了李清照在国家危亡南渡之后,丈夫去世、老年寡居、饱经忧患的恍惚悲凉与孤苦寂寞的心境。诗词中叠音词的使用,增加了语音的美感,增强了语音的力度,更好地渲染了气氛,突出了意境。《诗经》中《桃夭》也使用了叠音词。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fén)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zhēn)。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国风·周南·桃夭》

《桃夭》是女子出嫁时所演唱的诗歌,“夭夭”指树枝柔嫩随风摇曳、茂盛而艳丽的样子;“灼灼”指花朵鲜艳盛开的样子;“蓁蓁(zhēn)”指树叶繁茂的样子。“夭”的韵母是开口呼,读起来响亮动听,将它以叠音的形式有规律地出现三次,富于形象感,前后呼应,在悠扬的音韵中表现了桃树的枝叶茂盛和果实累累,并以此来比喻婚姻生活的幸福美满,唱出了女子出嫁时对婚姻生活的希望和憧憬。汉语诗词中叠音的运用,使语言的形式和声音的节奏更加整齐、和谐,既能生动形象地表现外物的特征情态,也能表现主人公的心情,增强了语言的形式美、音乐美和感染力。

双声词、叠韵词和叠音词在先秦韵文文体《诗经》和《楚辞》中大量使用。《诗经》出现了700个形容词,其中重叠式形容词有359个,占《诗经》形容词总数的一半以上。《楚辞》有形容词721个,其中联绵形容词78个,重叠式形容词105个。双声词、叠韵词和叠音词的使用使诗句有韵律美,同时也加强了诗句的抒情效果。

汉语虚词中的连词、语气助词和拟声词体现了音乐美。《楚辞》在句中或句尾都有虚词,在句中有连词“以”“而”,在句中和句尾有语气助词“兮”“其”。单音节形容词后面常接语气词,通过与语气词的结合使用来表情达意,这类语气词常出现的有“矣、兮、哉、也、也且”等。如:“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周南·汉广》)这些助词、连词和语气词可以灵活地补充诗句的音节节拍,调整诗句的结构形式,增强诗句的节奏感。拟声词是利用语音来摹拟客观存在的各种声音,如“叮当、哗啦、扑通”等。这些拟声词形象逼真、声情并茂,能唤起人们的听觉想象,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拟声词也可以增强语音的形式美,如“噼啪噼啪”“滴滴答答”“轰隆隆”等,增强了形象感,为诗句的表达增添了韵律形式美。

汉语是世界上最古老、最美、最智慧的语言之一,有很强的逻辑性,反映了前人对世界的认识。汉字和汉语语音集图画与音乐为一体,是独特的绘画艺术和音乐艺术。

  2015 年第 6 期 总第 34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11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