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小议“死”的语义
上海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 郭 琼

现代汉语中,“死”被归入瞬时性动词这一类,其动作的起点与终点几乎重合,语义上此动作不能重复发生,所以一般不能说“死着”“死过”,也不能说“死了几次”等,但在实际语料中,我们却发现不少“死过”“死了/过几次”等这样的例句。例如:

母亲说:“我们家里五代人不是奴隶就是佃户,可是谁也没拿过一分不义之财,我们还没穷到那个地步。我们的心从来没有死过。”
他说:“我不怕死,我都死过两次了,我只想再多活两年。看到1994年亚运会,看到1996年亚特兰大,我们皮划艇划向世界……”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中“死”指(生物)失去生命(跟“生”“活”相对),如“这条鱼死了”“这个人死了”等等。这些是指“生理意义上”的死亡,即停止了呼吸,结束了生命。上述例句中的“死”显然不是指“生理意义上的死”,因为有生命的生物一旦死亡,停止了呼吸,不可能再次复活,所以不存在“死过”“死过两次”这样的说法。

其实,“死”的语义可以分为三类:“生理意义上的”“社会意义上的”以及“心理意义上的”。第一类意义简单,比较容易理解,本文主要说说后两类的语义表现。

“社会意义上”的“死”并不是现代医学所说的“脑死亡、心跳停止”,而是指“呈现死的状态”(包括现代医学说的假死和昏厥)、“面临死亡这样危险的状况”或“处于无法挽回、无法改变的境地”等。例如:

这时左胸又疼得要命,他裹着棉大衣蹲在雪地上昏死过去……第三天,他又活过来了,醒在一蒙族大哥的毡房。
陆小凤微笑道:“我反正已死过一次,再死一次又何妨?”花寡妇也笑了,不管怎么样,他们总算已走出了幽灵山庄,走出了这死人的世界。
“你知道吗,我死过三次了,”泰斯严肃的说。“第一次是在塔西斯,巨龙把一座房子丢在我头上。第二次是在奈拉卡,我中了机关上的剧毒,是雷斯林救了我。最后一次是诸神将着火的山脉丢到我头上的那一次。……”

除了例句外,与“社会意义上”的“死”有关的词汇有:“死棋、死局、死敌”等。

“心理意义上”的“死”主要指心理上或精神上对某种事物的态度(如“绝望”“坚定”等)。与“心理意义上”的“死”有关的词汇有“死心、心如死灰、死心塌地”等,相关的例句有:

盗了赵婴齐的陵墓,孙权还不死心,又让吕瑜将广州城外四周的山岭翻了一个遍,真的是挖地三尺,今广州附近不少山岗都让孙权的人马刨过。
敌人可以从生理上杀死我们,但无法叫我们心死。只有我们最爱的人才能从心理上甚至因此从生理上杀死我们。
从那以后,彭德怀对男女之情,心如死灰。两次婚恋受挫,使他下定决心,绝不再娶。
蒋介石的这些想法在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戴笠后来确实对蒋介石死心塌地、感恩戴德、忠贞不二。

综上所述,“死”的语义可以从生理、社会以及心理三个层面来理解,其语义以“生理——社会——心理”的发展方向逐渐虚化,所指代的事物也由具体逐渐变得抽象。但“死”三个层面的语义并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

  2016 年第 1 期 总第 35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6 年 1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