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卷珠帘》古典与歌词的碰撞
安徽农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 余振乾

2014年,在《中国好歌曲》节目中,霍尊的一首《卷珠帘》获得了评委及观众的好评,一首歌诉尽了伊人为爱痴迷的伤感。导师刘欢对于《卷珠帘》歌词的修改也引起坊间的热议。有人说歌词改后更符合整首歌的曲调与大众的审美,而有观众则认为改之前的歌词清新美好。

《卷珠帘》歌名为词牌名,其词牌始于宋,双片六十字,前后片名四仄韵。有关“卷珠帘”的宋词有《卷珠帘?魏夫人》和张元干的《卷珠帘?蝶恋花》。诗词押仄声韵,吟唱出一种刚烈悲壮或幽凉凄绝的气氛。北宋才女魏鋺的《卷珠帘》,描写了暮春时节一位女子在海棠树下追忆一段不幸的爱情,表现了无限凄楚的情怀。对于歌词的出处还有另一种解释:出自李白的《怨情》——“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帘”字在中国古代诗词中符合文人追求的朦胧、含蓄之美,带着淡淡的婉约气质。比如诗句“小阁重帘有燕过”。“帘”带来美景难在,春景将逝的淡淡忧愁。《红楼梦》诗词中也有过“帘”的类似描写。“杏帘在望”本是大观园中一处山庄性质的建筑,李纨的住处,贾宝玉题名曰“杏帘在望”。后来元妃省亲后因黛玉写诗:“杏帘招客饮,在望有山庄。菱荇鹅儿水,桑榆燕子梁。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将其更名为“稻香村”。从歌曲的题目我们就可以看出这首歌应该是首抒发思念之情的闺怨诗,含蓄婉潋,凄艳哀伤,具有古典韵味。

歌词的第一段,“镌刻好每道眉间心上,画间透过思量。沾染了墨色淌,《千家文》都泛黄,夜静谧窗纱微微亮。”初读这段,朦胧的意境,仿古的语句,但内容上有点让人不知所谓。歌词的第一句“镌刻好每道眉间心上”。“镌刻”既可接宾语,如镌刻铭文,也可不接。北宋沈括的《梦溪笔谈?异事》中记录到:“熙宁中,河州雨雹,大者如鸡卵,小者如莲芡,悉如人莲芡,悉如人头,耳目口鼻皆具,无异镌刻。”王士禛《居易录谈》卷中:“随经翰林院书写发到。工部相地,诹吉庀材鸠工,建立碑亭,砻石镌刻。”此句据分析省略“忧思”并且倒装,原句应该是“在每道眉间心上镌刻忧思”。“眉间心上”取自于李清照的词“才下眉梢,又上心头”,表达思虑。但是又有另一种解释,首段开篇,叙述的是一个作画的人集中所有的精力在画一个人物肖像,眉宇间心事尽显。作画人的内心在思念着画中人,眼中不禁湿润,泪水浸润着画笔,混合着浓浓的墨汁儿四处流淌,却无法表达此刻的情感,只能任由《千家文》慢慢发黄。夜色阑珊,晨曦微亮透过窗纱,作画人痴痴冥想整夜未眠。这样理解,也不无道理。

歌词的第二段:“拂袖起舞与梦中徘徊,相思蔓上心扉。她眷恋,梨花泪。静画红妆等谁归,空留伊人徐徐憔悴。啊,胭脂香味,卷珠帘,是为谁。啊,不见高轩,夜月明,此时难为情。”刘欢老师对歌词稍作了修改:“拂袖起舞于梦中妩媚,相思蔓上心扉。犹眷恋,梨花泪。静画红妆等谁归,空留伊人徐徐憔悴。啊,胭脂香味,卷珠帘,是为谁。啊,高轩雾褪,夜月明,袖掩暗垂泪。”

第二段改动最明显的有四处。一是“梦中徘徊”改成了“梦中妩媚”。“徘徊”指的是在一个地方来回地走。“妩媚”应该是动词,意思有爱悦,取悦。后者的“妩媚”则更好地表达了女子思念良人的情绪。且原来的歌词中有“起舞”又有“徘徊”,两个动词堆砌在一起,不如改成“妩媚”更符合要求。二是“她眷恋,梨花泪”变成了“犹眷恋,梨花泪”,将“她”改成了“犹”。由于这是一首写女性春愁、相思的词,主人公是一个女性,原版中又用了“她”,就造成了视角混乱。三是“不见高轩,夜月明”改成了“高轩雾褪,夜月明”。“不见高轩”,动宾结构,“夜月明”则是主谓结构,结构不一致。“高轩雾褪,夜月明”同为主谓结构。同时将主观感受变成了客观描述。第四点是将“此时难为情”改成了“袖掩暗垂泪”,把朦胧变成直接刻画形象。有些人认为“难为情”的小清新被刘欢改为“暗垂泪”的怨妇,在意境上将主人公的年龄改大了。

歌词的第三段改动最大。原作者的歌词是:“细雨落入初春的清晨,悄悄唤醒枝丫。听微风,耳畔响,叹流水兮落花殇,谁在烟云处琴声长。”改动之后则成了:“细雨酥润见烟外绿杨,倦起愁对春伤。残烛化,晓风凉。归雁过处留声怅,天水间谁抚琴断肠。”

“听微风,耳畔响”,前者为动宾,后者为主谓。不符合结构一致的原则。修改后的“残烛化,晓风凉”则结构一致,读来也顺耳不少。修改后的歌词添了一分忧伤,就歌词理解而言,有读者对于“谁在烟云处琴声长”一句提出了不同的见解,一种是烟云深处传来悠长的琴声,令女主人公的相思之情在外景和事件衬托下达到情景交融的地步;一种是佳人走入乱山深处,寓景伤怀,自弹琴曲。而烟云处往往远离尘寰,暗示隐居或遁入空门,以她一生的孤寂,来守护一世的真情!后者更具想象的空间。就炼字而言:“细雨酥润见烟外绿杨”,“酥”的意思是浸润的意思,出自韩愈的“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意象的改变是第三段的亮点。未修改之前的意象有“细雨”“微风”“流水”“落花”,虽有感伤之气,但总体清新自然,与整体哀婉的气氛不符。修改后的意象为“残烛”“归雁”“晓风”,这些意象的运用增添了孤寂忧愁之感。“绿杨”“晓风”让人联想到“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惆怅。“残烛”使人想起“半被余熏残烛影,夜长人独冷”的孤凄。这些意象为我们营造了一种婉约词与闺怨词独有的美学氛围,产生一种情景交融的诗意空间。但修改后的歌词仍然出现了硬伤。“细雨酥润见烟外绿杨”中“绿杨”的意象在古诗词中不少见,“绿杨阴里白沙堤”(白居易《钱塘湖春行》),“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宋祁《木兰花》)从诗词中可以看出“绿杨”一般营造出春意融融的气氛,表达闲适喜悦之情。但在后面的歌词中“归雁过处留声怅,天水间谁抚琴断肠”,“大雁”多在苍凉的秋景出现。如:“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汉刘彻《秋风辞》)“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鹄南翔。”(三国?魏 曹丕《燕歌行》)“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刘禹锡《秋风引》)“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元王实甫《西厢记》)上述诗句中,“归雁”无一例外在秋景中出现。归雁与秋风、落叶、黄花等意象组合成秋天的典型环境,渲染了凄清的气氛,为表达人物情感起了很好的烘托作用。这里春天的绿杨与秋天的归雁出现在同一氛围中,欠缺妥当。总体而言,第三段的歌词在修改前,段意衔接上的确出现了不少的硬伤。“细雨落入初春的清晨,悄悄唤起枝丫”,为我们营造了一种清新静谧的氛围,但是这与歌词前半段营造的悲伤氛围稍有出入。同时,就语言风格来说,此处为通俗白话,与整篇仿古模式不相容。而在刘欢老师修改后,典雅之余增添了一种悲伤忧愁的气氛。

纵观整首歌词,修改之前整首歌的歌词如同一位稚嫩的闺中少妇,不经雕琢,有一种思念在外郎君的小女儿心态。而在修改之后则愁思更重,苍凉更甚。不可否认,修改后的版本古朴而庄重,且更利于歌曲的衔接与推广。犹如一篇恢宏的史诗,精雕细琢,看出宫体诗的余韵。在情节结构的铺垫上,优化了情节的组合,利用多种意象的交叉铺垫,塑造了一个悲伤哀怨的闺妇形象。无论是修改之前还是之后的歌词,都是对中国古典文化的致敬,对我们传统诗词的传承。

  2016 年第 1 期 总第 35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6 年 1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