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岁月无悔——我做普通话培训测试工作的回忆
韩其洲

2014年10月是国家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20周年,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建立30周年。10月13号,语用所召开了一个纪念性的座谈会,我很高兴应邀参加,并且发了言,简要谈了20年来我们做普通话培训测试工作所取得的成绩,也提了点儿意见和建议。

从事语言文字工作,是我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阶段。1995年6月,我被调到国家语委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以下简称“中心”)。应该说,我是服从组织安排来国家语委从事这项工作的。

我原来对这项工作的认识比较肤浅。随着从事这项工作的不断深入,我对语言文字工作的认识,特别是对推广普通话、开展普通话培训测试这项工作的认识日益加深,这在下面还会谈到。我是1995年6月下旬来国家语委报到上班的,1995年8月,国家语委党组发文任命我为国家语委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副主任(享受委内副司级待遇)。当时,中心的主任是刘照雄先生。1995年12月,因刘照雄先生年龄到限,国家语委党组任命张颖同志为中心常务副主任,由分管本中心工作的国家语委副主任孟吉平同志兼任中心主任。大约到了1997年春节前后,孟吉平同志不再分管中心的工作,他也就不兼中心主任了。从此,由国家语委副主任傅永和同志来分管我们中心的工作,但他不兼任中心主任。这时,主持中心日常工作的是张颖同志。她工作有魄力,有很强的事业心。

到了1999年9月,教育部党组批准张颖同志关于提前退休的请求后,实际上中心的负责人就剩我一个人,即从那时起,我就开始主持中心的日常工作。2001年4月,中心与语用所合并,建立了新的语用所。这时,部领导宣布新任语用所副所长姚喜双同志兼任中心主任。此后,一直到2011年8月,教育部党组决定我退休的10年间,我仍然兼任中心副主任,主持中心的日常工作。所以说,我主持中心日常工作前后共有12年的时间。我觉得,这是我参加工作以来最有成就感的12年。

下面,我就简要谈一下从1995年到2011年,这16年间我所经历的主要工作情况。

我刚到中心时,正好是国家教委、国家语委和国家广播电影电视部,这三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开展普通话水平测试工作的决定》半年多时间。因为这个文件是1994年10月发布的,当时全国正在贯彻这个“三部委文件”,逐步启动普通话水平测试工作。应该说这个起步还是比较困难的,主要是因为当时多数省市自治区还没有相应的工作机构。

国家语委比较超前,在1994年上半年就上报中央编制委员会,1994年7月中编办就下文批准成立“国家语委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这是国家级的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机构。国家一级有了普通话测试实施机构,但是各地还要逐步建立。因为如果没有机构、没有人,这项工作就没法开展。

当时的国家语委领导许嘉璐主任(后来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和孟吉平副主任、傅永和副主任,以及党组书记林炎志、朱新均等同志,他们都大力推动各地建立语言文字工作机构和普通话培训测试机构。首先是建立省级语委和语委办,然后就建立省级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这项工作开展比较早的是云南、上海、河北、湖北等省市。后来随着国家语委推动各地相关机构的不断建立,这项工作就比较快地在各地开展起来。我记得最后开展普通话水平测试的是西藏自治区,大概是在2004年。就是在这一年夏天,我陪同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司长杨光同志,还有于虹处长,到西藏考察语言文字工作,推动了这项工作的开展。大概经过近10年的努力,这项工作终于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全部开展起来。

说到机构建设,我再补充一下,我们的测试管理机构的建设,在全国有三个层次。国家层面有我们国家语委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有省一级的测试中心,它们的名称并不完全一样,有的叫“普通话水平测试中心”“语言文字培训测试中心”,有的跟语委办是一个机构两个牌子,但是它们所担负的职责是一样的,都是省一级的测试实施机构,一般都是省级教育厅(教委)的直属事业单位。省级以下的每个地市(我们国家有几百个地市级的行政区划),都有普通话水平测试站,一般是放在同级的教育局里。还有相当多的高校,也都建立了测试站。因为我们这么多年来,大学不断地扩招,一个大学的学生数,由几千人变成上万人,乃至几万人。这么多学生参加测试,这个任务就很重,很有必要在一些规模较大的大学成立自己的测试站。我们后来在培养测试员方面也向高校倾斜,因为高校的师资队伍素质比较高,来我们这里学习的很多都是教授、副教授、博士、硕士,讲师就更多了。他们的业务素质比较高,能够更好地进行普通话教学,更好地把握普通话评分标准,更有条件把这项工作做好,来保证测试质量。据我们2010年在全国开展的普通话培训测试工作大调研统计,全国的普通话水平测试站大概有一千二百多个。这些测试站是我们测试工作的第一线,工作很辛苦,任务很艰巨,他们的工作值得钦佩。

到中心工作的初期,我们的一个重点工作,就是搞培训,主要是培训国家级普通话水平测试员。因为当时都是人工测试,第一是要有机构来抓,第二就是要有队伍,要有测试员。各省级中心负责培训省级测试员,我们国家语委测试中心负责培训国家级普通话水平测试员(以下简称“国测员”)。参加国测员班学习的学员,一般要从优秀的省级测试员中选拔。省级测试员靠谁去培训呢?由我们培训的获得国测员资格的优秀代表来担任主讲教师。当时,我们每年大概要办七八期国测员培训班,有时候两个班连着办,中间也就隔几天时间。

当时的工作还是很艰苦的,我们缺少经费,待遇也很低,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公共汽车。但是,大家对这项事业都是非常热爱的,强烈的事业心、责任感和艰苦奋斗的精神在鼓舞着我们。我们的国家级普通话水平测试员资格考核培训班,是一个很响亮的品牌。我们的办班宗旨是:“严格要求,保证质量,坚持标准,热情服务”。教学是认真的,考核是严格的,达不到标准绝不发《国家级普通话水平测试员资格证书》,这是我们一直坚持的一个基本原则。

所以,基本上每一期都有各省市自治区选派来的一百多名学员中,一般总有几个是不能通过的。有的是因为普通话水平没有达到一级乙等,有的是因为汉语拼音考试不及格(90分为及格),有的是因为测试能力没有达到标准。到我们这个班来学习的主要有各地高校从事普通话教学的老师,也有一部分优秀的中小学语文老师,还有一些广电系统的业务骨干,包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和省级广播电台、电视台的著名播音员和主持人等等。他们的学习态度都非常认真。很多播音员、主持人虽然是当地乃至全国的名人、“大腕儿”,但是到我们这儿一接受培训,他们就看到了自己还有不足,学到了很多东西,就都很谦虚,能和学员们打成一片,也很尊重我们中心的老师。所以,我们举办的这个国测员培训班,具有良好的班风、良好的学风、良好的纪律、良好的教学氛围。我觉得这个好的传统,很值得我们发扬下去。

在队伍建设方面,到目前为止我们中心已经举行了54期国家级测试员资格考核培训班。2011年底,举办第50期的时候,顺便搞了一个纪念活动,李卫红同志还是名誉班主任。她在结业典礼上讲了话,肯定我们的工作。这么多年,我们培训国测员总计达到五千多名。这些经过严格考核的国测员,到各地都成为了推广普通话的重要骨干,甚至是引领普通话教学科研的学术带头人,还有很多逐步走上了领导岗位,当了省级测试中心或语委办的主任、地方的教育局长、大学校长,有的还走上了厅一级的领导岗位。由各省级测试机构培训的省测员,全国合计大约有五万名左右。国测员和省测员这支几万人的队伍,爱岗敬业,业务精湛,作风良好,是我们推普战线、语言文字工作战线的宝贵财富。

此外,我们还举办过新《大纲》专题培训班,评定一级甲等专题研讨班,特聘测试员培训班,赴港澳地区测试的国测员培训班,以及境外人员培训班。在我来后的最初几年,还举办过几期中央普通话进修班。通过各种培训,扩大国测员的队伍,提高普通话教学骨干的业务水平,满足境内外测试、推普和普通话教学的需要。

我们还抓了普通话培训和测试的科研工作。普通话水平测试标准的制定,本身就是我们国家语委老一辈的专家,比如陈章太、王均、仲哲明、孙修章、刘照雄、于根元等人,多年艰辛奋斗的科研成果。陈章太先生首先提出普通话分为“三级”的概念,后来他组织了论证,成立课题组。参加课题组最早的就是孙修章先生,还有咱们原语用所的副所长于根元先生,后来是刘照雄先生主持编写《普通话水平测试大纲》,他是主编。当然还有王均先生、仲哲明先生等一批老专家参与指导。

应该说,普通话水平测试标准和办法的制定,是语言文字应用研究的一个典范,特别是这个成果运用到了全社会,对推普工作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一点是值得骄傲的。因为我们有些科研成果只是发篇文章,或者是开个会就完事儿了,没有发挥什么社会效益。而我们的普通话水平测试就不一样了,它是科研成果在全社会范围的大规模应用,为促进国家的社会发展和经济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实施测试的过程当中,我们也始终重视抓好科研。包括普通话的教学、培训研究,只有培训质量提高了,考生的普通话水平提高了,他才能考出好成绩。测试不过是一个手段,测试标准掌握得再好,如果普通话水平就是这么高,测试再准确也无能为力,因为测试本身是不能提高一个人的普通话水平的。普通话水平测试只是一个手段,一个促进,关键还是要搞好培训。关于普通话的教学研究,各地也编写了很多适合当地方言教学的一些普通话教材。我觉得教材建设也应当纳入科研当中,它本身也是科研的成果。还有就是在测试领域,怎么把握评分标准,怎么做好管理工作,这都是很有学问的,需要认真研究的。

为了做好科研工作,我们还在2009年7月成立了全国普通话水平测试研究会,是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下的二级学会,选举我为理事会理事长。研究会和中心联合举办了学术研讨会和测试站长培训班。但由于各种原因,未能更好地发挥它的作用,希望以后换届会好起来。

在科研方面,我们还非常重视发挥老一辈专家的作用,在重要的科研课题研究中,请他们给予指导。为此,我们中心在1996年就聘请国家语委、北大、人大和中央台、北京广播学院(后改为中国传媒大学)的老专家,如陈章太、仲哲明、傅永和、刘照雄,以及林焘、王理嘉、胡明扬、方明、张颂等,为我们中心的兼职教授。后来,又聘请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有于根元先生,为中心的专家委员会成员。中心的首任主任刘照雄先生,退休十几年来一直帮助和指导我们的业务工作。这些老专家,对我们的教学和科研,乃至中心的建设和发展都非常关心,给了我们很多的支持和指导,可以说是有求必应,随请随到。长期的接触,我和他们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在老专家的关心支持下,我们中心的业务人员在科研方面也取得了很好的成果。首先是完成了《普通话水平测试大纲》的修订,编制出版了《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另外,还完成了不少科研课题,发表了一些研究论文,有的还出了专著,大家的科研能力逐步提高。

普通话水平测试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积极推进普通话水平测试的现代化,即计算机辅助普通话水平测试,我们简称为“机辅测试”,因为测试的最后一项“说话”,还需要人工来评定。这项工作的开端是在十年前,科大讯飞公司与我们合作进行研究。这个公司是我们国家的一个以语音产业为龙头的高科技企业,它大力发展语音产业,它的产品是很有水平的,在世界上也是领先的。他们很敏感,觉得我们这项工作规模那么大,如果能把他们的语音技术运用到我们的测试当中,用计算机来判定普通话的水平,来进行测试,可以大大节约我们的人力、物力,而且它也更加客观、公正,提高效率和效益。后来就在语信司搞了科研课题立项,我们中心和安徽中心的同志也积极参与,搞大量的人机测试对比,来不断地缩小差距,不断改进机辅测试的平台。

这项工作到了2007年,就进入了试点和实施阶段。先是语用司发文,在上海和安徽率先进行试点,后来就不断扩大,而且一年后就迅速扩大到十几个省市自治区。2008年12月,我们中心在前期调研的基础上,在北京召开了第一次机辅测试质量分析会,肯定成绩,总结经验,鼓励试验,逐步大规模地推广。到目前为止,全国各地都开展了机辅测试试点。现在计算机辅助测试的人数占全年测试总人数的90%以上,每年测四五百万人次。应该说,现在全国已基本普及了计算机辅助测试。最近在合肥召开了各地中心主任会,中心和讯飞公司请大家来一块儿交流、研讨,促进这项工作更好地发展。

计算机辅助测试是适应时代的要求,适应形势的发展,应用现代科学技术为我们语言文字工作服务、为我们推普服务、为我们测试服务的一个典范。科大讯飞公司很敬业,他们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对这项事业都是抱着很大的热情,投入了很多资金来研发。这项工作促进了我们测试手段的现代化,也促进了我们测试管理的信息化。

我们的普通话培训测试工作,最初没有实行计算机管理,都是人工,非常费事,工作量很大,效率很低。使用计算机进行信息化管理,也是各地走在前面的,像上海、湖北、黑龙江等省市,先后研制测试管理的软件,我们中心也组织专家进行了评审和研讨。后来,测试管理信息化作为国家语委的科研课题,由我们中心和湖南测试中心一块儿进行研究,由我担任课题组长,研究成果通过了专家鉴定。在这个基础上,科大讯飞公司和安徽测试中心,吸收原有的成果进一步改进,最后把全国的信息管理系统建立起来了。

90年代进行的中国语言文字使用情况调查,到1998年前后,全国成年人中会说普通话的大约是50%多一点儿。但是,最近这几年的抽样调查就到了70%左右,提高了大约20%。应该说,开展普通话水平测试这项工作,对推普的贡献是功不可没的,它大大提高了国家通用语言在全社会的推广和应用,促进了亿万国民普通话水平的提高。

普通话应用人群的扩大,不仅促进了经济建设,还对我们的社会生活产生了很大影响。你看现在外地来京的打工妹,无论哪一个方言区来的,在北京哪一个饭馆,都得说普通话,否则客人点菜都没法点。全社会普通话的普及和提高,促进了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促进了国民文化素质的提高,同时也为广大的民众提供了就业机会,使他们能够更好地适应这个社会的发展,很好地融入到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在这个大潮中,通过他们自身的国家通用语言水平的提高,就能更好地发挥他们个人的聪明才智,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

一些想当播音员、主持人的大学生和社会人士,通过培训测试,普通话达到规定的等级,拿到我们国家语委的这个《证书》,就能上岗了,就能当播音员、主持人了。特别是中央和省一级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的播音员、主持人,要达到规定的一级甲等水平,那是很难的。所以我们对于一级甲等的复审,也是一个重要的工作。每年都要复审大概两千人左右。对于广大学生来讲,他们通过培训提高普通话水平,通过考试拿到了《证书》,他们就业就多了个筹码,就更容易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去创造自己人生的美好未来。

我觉得这项工作对国家和社会的发展是一个推动、一个贡献,对广大民众特别是青年一代也是一种很好的服务,意义和影响是深远的、巨大的。现在我们全国累计测试了大约五千多万人次,半个多亿了,这是很大的一个数字,在全社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由于现在测试工作常规化了,将来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来参加我们这个考试。所以,对于我本人来说,这是我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个工作,我觉得这是给我成就感最强的一项工作,也为自己学习、锻炼提高、发挥自己的力量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舞台。能为这项工作贡献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我确实也感到很欣慰。

  2016 年第 1 期 总第 35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6 年 1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