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电视娱乐节目的创意字幕(六)
南昌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李淑婷

【“线团”蒙圈 蒙圈“线团”】(《咱们穿越吧》2015-10-11)

这是由简笔画出的线团和汉字“蒙圈”组成的一条创意字幕,分列在人物头部两侧,且线团和汉字互换位置,形成对称化的效果。首先,“蒙圈”一词源自东北方言,口语色彩浓厚,经网络传播而为部分观众所认知,但仍有很多观众对其不熟悉,即使是网民,也有很多人搞不清楚其意义;(通过某网站论坛http://www.newsmth.net/nForum/#!article/BeijingCulture/360878和某网站贴吧http://tieba.baidu.com/p/1389670152及http://tieba.baidu.com/p/1949455964内的有关讨论可见一斑。)其次,由于对该词语的不熟悉,加上对称化造成的视觉错觉,易使人误识为“蒙圈”和“圈蒙”,从而对该词语更加不解。

本例中,演员杨旭文正在努力理清节目组所介绍的人物关系,部分观众借助语境和表示乱如麻的线团符号基本可以理解“蒙圈”的意思为懵了、犯迷糊、晕头转向,“蒙圈”本身尚不至于使观众蒙圈。此外,东北演员宋小宝、程野参与节目可能也是这一词语出现在屏幕上的另一个原因,看过前几期节目的观众对于这一方言词汇还是有所耳闻的。但无论如何,让这种方言色彩、口语色彩、网络色彩都非常浓厚、不被大众所理解的词语在电视节目中播出,可能还是会影响意思传达进而影响语言交际效果的。

【借机上眼药】(《咱们穿越吧》2015-10-11)

“上眼药”也是一个没有被常用词典收录的词语,也有源自东北方言一说,表示添油加醋地向上级打小报告(如本例中,“堂兄媳妇儿”向家族“主母”报告两位“堂弟媳妇儿”不懂事,虽后二人的确有不够端庄的表现,但并无“上窜下跳”“踹门翻窗户”的恶劣行为,所以说是“上眼药”)、与上级唱反调或给上级惹事(如例句①)、送礼讨好(如例句②)等意思,是一个含义丰富、使用微妙的俗语,有时候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但与其说它是方言词语,不如说它属于广义上的社区词语,它的使用已然是跨方言区的,只是各方言区的使用人数和使用频率可能不同,即使是东北人也有能听懂但不使用甚至听不懂的。将这种方言词语或社区词语通过电视媒体传播开来,也许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交际效果,但也有可能使词语得到了推广,因为通过电视节目中的故事情节,再借助语感,观众们略想一想便应该能理解该俗语在本例中的意思,可以产生陌生化的效果,并能使观众获得学到一个新词语的感受。

例句:

①你可以说吃饭、睡觉、上街逛商店、玩蛐蛐、听形势报告、倒卖国库券、给单位头头上眼药……都是“生活本身的形式”。(李庆西《野凫眠岸有闲意——<晚翠文谈>与汪曾祺的境界》,《读书》1989年09期)
②在扫黄打非的风暴中,主要的对象是零散的个体青年女性,但歌厅的小姐或桑那的按摩小姐,都不会收(受)到冲击,甚至连洗头妹都是理直气壮、三证(身份证、通行证、上岗证)齐全的“合法职工”,都没有警察来麻烦她们的,除非那老板不会“上眼药”。(海归网http://zone.haiguinet.com/an/zone_article.php?p=25953)

【啊哈哈哈~ 相公~ 为何看到我如此之开心~】【哈哈哈~ 啊哈哈哈~】(《咱们穿越吧》2015-10-11)

这两条创意字幕出现之前的故事情节是这样的:演员宋小宝根据节目组的安排,来到他入住的房间,不想房里却有一位众人都没料到的“妻子”,惊吓之余,其他演员恶作剧般地把宋小宝推入房间关上房门。或许是房间内摄像机角度的问题,没有拍摄到宋小宝和“妻子”在屋内的活动画面,或者所拍摄的内容存在不适合播出的情况,但二人的对话是清楚且具有喜剧效果的。宋小宝对节目组安排一位身形“彪悍”的女演员给他当老婆感到无厘头地好笑,不断发出尖厉的笑声,而入戏的“妻子”则根据这一情形现编台词:“相公,为何看到我如此之开心?”我们注意到,创意字幕用不同的颜色区分了两个角色的声音和话语,并且每一行汉字的动画效果都是从宋小宝的居室缩放而出再飘向不同方向直至飘出屏幕,加上回声的技术处理,使得那笑声和那语句似在村庄上空久久回荡,因而每一行汉字的末尾也都加上了符号“~”,以前我们说过,“~”表示某种夸张、延长、颤抖的语气语调,由此看来还可表示回声效果(或可视作是一种延长)。

【“胭脂”】(《爸爸回来了》2015-07-25、《咱们穿越吧》2015-10-11)

在画面上抹两朵胭脂叠加于人物脸上,表示害羞、不好意思,看来是电视娱乐节目中通用的表现手法,有一种符号化的倾向。第一幅图中,小女孩没有明显表现出害羞的神色,是因为爸爸给她点上了眉心中间的美人痣后说了“真好看”,后期制作人员才故意加上胭脂以表害羞的,引导观众感受小女孩那种美美的心情的作用大于其表意性;第二幅图中,演员张涵予说完“我已经穿越到暹罗国去了”之后,“脸”上浮现出了两朵胭脂,潜台词至多是“不好意思,我没有跟大家同行”,但似乎用不着脸红,因此表意上恐怕较为牵强。这两幅图中的胭脂式样相近,但第二幅图中胭脂与人脸的比例及融合明显更加和谐。也就是说,胭脂的运用有的虽具一定的表意性,但制作略嫌随意;有的虽很好地融入了画面尤其是画中人物的脸庞,但表意牵强;而只有第三幅图,在胭脂的表意性和颜色式样以及与画面的融合度上都比较写真,准确无误地抓住了演员黄小蕾故意表现出来的害羞表情。然而,需要说明的是,第一幅图中“胭脂”所具有的引导观众的作用是更为普遍的,因为在电视娱乐节目中,很多嘉宾并非演员,通常不会艺术化地去表现害羞的表情,而往往是不太明显的表现,因此需要创意字幕去捕捉细微之处和引起观众注意。

【凡为妻者必敬其夫】(《咱们穿越吧》2015-10-11)

节目中,演员黄小蕾体验郑家大少奶奶这一身份,由于其生性活泼好动,不够稳重,老给程野(体验大少爷的身份)惹事,程野总要替她受罚。到达住处后,程野表示:“当你丈夫是很难当的……”并且要求黄小蕾好好读家规,当读到第二句“凡为妻者必敬其夫”时,程野要求她念20遍,于是便有了如上画面。用不同颜色、不同字体、不同大小的汉字,加上自右向左和快速隐现的动画效果,生动形象略带夸张地表现了20遍之多和念之辛苦。其实,先后出现的创意字幕加起来已经超过20行了,但非如此不能充分表现上述意义,因此这一夸张手法用得好啊!

【“汗滴”】(《咱们穿越吧》2015-10-11)

与我们之前所看到的汗滴有所不同,这两滴汗采用了缩放式的动画效果,由小而大,逐渐变化,大到有些夸张时再随画面的变换而消失,在表意上也与之前我们提及的汗滴略有不同。此处是一名韩国演员应节目组安排正在翻阅一本《郑氏规范》,原文为简体字文言文,这对韩国人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他艰难地读出现代汉语的译文:“开始到我父母……”遇到一个不认识的汉字,着实为难,眉头皱成一团,这个表情保持了几秒钟的时间,近似画面定格。此时从他的鬓角“渗”出了两滴汗,并且随着音效“生长”起来,像是用快镜头记录下了一个人一滴汗从渗出到流下的全过程,与人物本身越来越凝重的表情相映成趣,表示一种为难、困难的意味。

该期节目多处使用了这种设计为缩放式动画效果的创意字幕,其共同点是画面接近定格,即人物动作幅度很小,画面几乎没有变动,或是干脆用技术手段将画面直接定格住再叠加创意字幕。否则,画面、人物在动,创意字幕也动,且不说技术上增加了难度,恐怕视觉效果也未必好。

  2016 年第 1 期 总第 35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6 年 1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