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客家日记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文学院 陈考宁

那年八月,当知道自己将成为中文人时,便知道我与喜欢的它更近了。

都知道中国有八大方言,但又有多少人能一语道出呢?客家话是其中不可或缺的八分之一。当方言越来越受到冷落的时候,我对它的情谊便越来越深。今天借由手中的笔,一写客家话中妙趣横生的日常经典用语。

清晨,当你从温暖的小窝里慵懒地爬起,看一眼窗外成功入冬后的世界,是否会略微一颤呢?这时候来一碗热乎乎的白粥是最好不过的了。在我的家乡梅州,粥是冬天早餐的最佳选择。它不仅可以填饱饥肚,还可以滋养脾胃,是养生的一道佳品。而我要说的,是与其相配的小菜。第一样是菜脯。菜脯是什么?菜脯其实就是常说的萝卜干。在梅州,我们称萝卜为“菜头”,而东西被晒干之后又称为“脯”,所以萝卜干也就顺理成章地被称为“菜脯”了。菜脯的制作过程其实很简单,一洗二晒三放盐再反复晒就可以了。菜脯和鸡蛋一起煎炒就更棒了!还有一样是“地豆”。地豆,也就是花生。花生是生长在泥土底下的,所以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它会被称为“地豆”了。加盐炒过的地豆香味十足,带着满满的嚼劲,配着白粥和菜脯,那可真是一大享受。还记得普通话教材里的经典名篇《落花生》,写的就是这可爱的地豆。每当读起,便又多了一分喜爱。

忙碌了一整天,当夜幕降临吃过晚饭之后,看着没有生气的电视的你可能就会开始“啄目睡”了,也就是打瞌睡。因为人在打瞌睡的时候会频频点头,好像鸟类啄食一般,所以就称为“啄目睡”了。由于受地理环境的影响,客家方言遇一山便多一音,所以打瞌睡其实还有“督目睡”这一说法。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天,睡前洗澡对于南方人来说还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在夜晚时分,我们会经常听到妈妈们拖着长音喊一句:“好洗身咯!”也就是“可以去洗澡了”的意思。咦?怎么不是“洗澡”?这里其实还有一个历史故事呢。早先,农村人家没设置有冲凉房,大多数人都是把水盛在盆里,然后端回卧室里洗。盆装的水毕竟是有限的,而且卧室多为泥地,所以就只能用毛巾浸水简单擦洗下了。因为无法洗头,所以就戏称为“洗身”了。直至今天,我们家还常常会以此开玩笑。当我说“我去洗身了”时,我妈妈都会附和一句:“好,洗身就好,不用洗头。”简单的一句话,确是传统文化的体现。

普通而温情的一天,这样的生活,你是否会喜欢?

  2016 年第 2 期 总第 36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6 年 3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