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幼儿对外汉语教学体验及感受
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 史 今

我和我的两位同学于2015年4月至6月在印度尼西亚泗水市参加了为期两个月的对外汉语教学实习。这次实习过程中我接触到了大量印尼当地汉语学习者,他们来自不同学校、不同年龄层、不同学习阶段,但是让我锻炼最多也是感触最深的,是当地的幼儿汉语教学,非常有特色也非常有成效,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本土对外汉语教师学习。

我所接触的幼儿汉语学习对象来自印尼泗水的Apple Tree Preschool,年龄主要集中在四到五岁,他们的母语绝大多数都是印尼语,但是已经有良好的英语基础,所以我们的教学过程中的一些指令可以借助简单的英语来进行。他们的班级分为小班和小小班,小小班的学生年龄都在三岁左右,由本土的汉语老师来进行简单的汉语教学,我们进行教学的小班已经具备了一点汉语基础。在针对这些汉语学习者两个月的教学过程中,我发现这里的汉语教学主要具备以下一些特点:

排斥拼音

我发现这所幼儿园里所进行的汉语教学是不学习汉语拼音的,孩子们基本上都是直接接触汉字,只有个别学生通过父母或者其他途径学习了汉语拼音。我认为这样的教学可能出于两方面的考虑,首先当地的母语印尼语和孩子们同时在学习的英语都是拼音语言,如果再让孩子们学习汉语拼音极有可能会相互混淆,并且不学习汉语拼音可以让孩子直接把发音和汉字相联系,可能对于幼儿来说更容易形成对汉语结构和其独特性的认知,如果学习汉语拼音反而可能会增加不必要的学习负担。

因为汉字数量巨大,我个人认为从长远角度来看,学习汉语拼音对于汉语学习还是非常有必要的,至少是其在阅读或查找工具书当中的一个重要工具。但是在幼儿汉语教学过程中排斥拼音似乎对于早期汉语学习有着很好的作用。我认为何时接触汉语拼音最恰当还是一个需要对外汉语教学研究者继续深入探讨的一个问题。

排斥母语

虽然我们在和学生交流的过程中可以借助英语,孩子们的英语也都非常流畅,但毕竟词汇量有限,所以在教学过程中我们90%以上的时间基本都在说中文。上课之前我们根据学校的教学安排来找出教学内容相对应的识字卡片,以及其相对应的练习题,上课讲解时将卡片贴在黑板上,如讲解“狮子”,就把狮子的卡片贴在黑板上,卡片展示了狮子的照片以及狮子一词的汉字写法,简单明了。孩子们学习的句子也都比较简单,例如“我今天去公园”这种句子,图片加动作,再把汉字写在黑板上,非常容易解释。当然幼儿集中注意力的时间非常短,如果仅仅是读卡片小孩子很快就会厌烦,需要结合很多游戏来帮助学生记忆。解释游戏规则也非常简单,用动作演示一至两遍,孩子们很快就明白了,而且参与的热情非常高。最经典的游戏就是“拍苍蝇”,相信很多对外汉语教师都采用过,把卡片贴在黑板上让两个孩子同时拍的竞赛游戏,我们自己也开发了其他游戏,效果也都非常不错。

这种排斥母语的教学方式能够进行主要是因为教学内容都是简单词汇,而且学生已经具备一点点汉语基础,如果再继续学习更高阶段的汉语特别是复杂的语法,必然需要辅助以母语。

大量重复

我们所进行的小班学生的教学分为K1和K2两个年级,每个年级两个学期,但是这些孩子们四个学期学习的内容是一模一样的,只在学习顺序和练习题的难度上有所调整。这样的教学方式充分考虑了小孩子记忆力好,但注意力差的特点,并且这些孩子离开学校后基本不再具备汉语学习环境,只有教师反复教,带领学生反复练才能够真正掌握其内容。在重复的过程中,孩子们的进步是非常明显的,这一点可以充分在他们的作业上反映出来,例如K1学生第一学期基本不具备写汉字的能力,他们的作业基本只是将图片和汉字连起来,而第二学期他们就可以写“一”“人”“天”等简单的汉字了;而K2学生的作业则是大量看图片写汉字甚至是听写这种难度很大的作业类型。所以每个阶段都在对学生提出不一样的要求,同时也没有增加太多负担。

当然他们的这种汉语教学模式也有一些问题,例如他们过于强调词汇教学,但是学生基本不具备组词成句的能力,基本上会说的都是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这一整套教学方法也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但是在Apple Tree Preschool的实习,让我觉得最舒服的一点是所有孩子都非常开心,虽然他们在同时学习英语、汉语以及他们的母语印尼语三种语言,但是没有一个小孩感觉到这是一种负担,而是真正在享受学习的过程,我觉得这一点对于国内对外汉语教学以及外语教学,都是非常值得学习和借鉴的。


  2016 年第 3 期 总第 37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6 年 5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