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浅谈印尼泗水蒙特梭利学校汉语教学
——以个人实习为例
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 吴 颖

在印尼泗水蒙特梭利实习的珍贵的两个月里,我作为一名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的学生,不仅巩固了书本知识,也学习到了很多书本之外的经验。

来小学实习两天后,对学生的汉语程度有了初步的了解,考虑到使用教材不能毫无计划,教师应仔细分析衡量教材,才能给学生最有效益的内容;而且作为第一次真正来到学生课堂的实习教师,更应该充分认识教材,分析它的优势和不足,我将以《中文?第四册》为例,简述我在蒙特梭利实习的两个月内,对此教材的使用计划和分析,以此尽可能高效地使用此教材,让学生在这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能愉快地学到尽可能多的汉语知识。

印尼泗水的蒙特梭利学校包括幼儿园和小学,小学六个年级均使用中国暨南大学华文学院华文教育研究所编写、暨南大学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中文(修订版)》这套教材。此教材总体上可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为四个单元的课文;第二部分为基础知识汇总,包括生字词表、句型汇总、笔画名称及笔顺规则表、偏旁名称表、汉语拼音方案以及前几册的生字表。和教材配套的有两本练习册,每节课按照周一至周五编有五篇练习,每篇练习有七道习题。

来小学实习的第一天,我便向这里的中文老师请教过教学进度,在得知一般情况下一至两个星期教完一课之后,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教学计划表,七周时间(由于中间有一天假期,两天的庆祝活动,两天的中国画和灯笼制作课,实际只有六周教学)应上完三课。

《中文?第四册》每个单元三课,每课之后有一篇阅读课文,总共四个单元,每单元后面有一篇综合练习。于是我在实习期间的任务就是教授第一单元的内容。第一单元的内容很有意思,第一课是一篇亮亮写给爷爷的信,相当于一篇引入文,讲述他想要去中国游玩的愿望,紧接着的阅读课文是爷爷给亮亮的回信,也说明了去国外旅游的心愿。第二课和第三课分别是《颐和园》(阅读课文为《天坛》)和《凡尔赛宫》(阅读课文为《故宫》)。所以第一单元的主要教学任务应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旅游景点的介绍、说明;旅游中常用语和句型;著名景点专有名词的中文名称。在课堂上,应尽可能多的向学生展示景点图片和简介视频,让学生对这些景点和旅行常用词汇印象更加深刻。

首先,结合学生特质,从总体上分析这本教材值得注意的地方。第一,关于拼音。四年级的课文每个字都标注了汉语拼音,但是这里的学生们说汉语最大的问题就是声调,大多数学生没有四声的概念,声调极少有读准的,这和本地老师的教学有直接的关系,因为幼儿园的老师们口语也普遍存在这样的问题。但是学习任何语言最终目标都是能够运用,根据这一情况,我计划将拼音和声调作为重点之一教学。从初步教授生词到最后的复习听写,都强调拼音和声调的朗读和书写。第二,关于句型。这些孩子平时说话或用当地语言,或用英语交流(英文交流甚至比母语更多),他们说话时思维是偏向英文语序的。课文句子基本上都为十五个汉字以内的短句,但即便是一些学得较好的学生,虽然他们的词汇量较大,但还是难以说出一个语序正确的句子。句型教学必定是另一个重点,我计划把课文中的重点句型向学生反复展示,让他们用这些句型造句,并编游戏让他们用这样的句型交流。教材的编写我认为比较科学合理,方便老师在情境中引导教学,插图也比较可爱多彩。

再说到练习册,练习题型比较集中,题目主要正对汉字书写、组词、造句这三个方面。个人认为,相比于教材,练习册的质量有待考量。

首先,题量比较大。印尼蒙特梭利小学的孩子在学习方面几乎没有统一硬性的要求,主要原因是没有严格或者说残酷的学业竞争,没有重点学校的选拔机制和大学入学考试的压力,他们学习汉语与中国学生学习英语的压力是不可相提并论的,于是自觉性也相对低很多,对他们来说,要引导他们学习汉语,必须以“提高兴趣”作为重点,而“强制要求”必然是失败的方法。另一方面,很多孩子家长由于工作繁忙,会请家教在下午给学生补课,有的学生则会自主或不自主地培养绘画、摄影、乐器等一系列爱好,课后时间并不充裕,所以以前的老师都会让学生在课堂上写完习题,很少将作业带回家。考虑到这些原因,练习题应该相应减少,课堂上短短的时间做练习效率很低,学生全体写完一道题然后统一订正需要花很长时间,远不如一次汉语游戏让学生对生词的印象深刻。

第二,有些题型似乎不是很合理。比如“改错别字”这种题型,就出现在了第一课第一篇练习的第三题,内容涉及全篇课文。但是第一节课不可能教授完整课,首先需要有一个动画或一些图片引入,需要照片和卡片教授某些物体的中文名称,每个动词都需要肢体配合解释,还有些字的笔顺需要让学生摹写……所以这种内容涉及全篇课文的题目,应当出现在后期的练习中。当然,“改错别字”这种题型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错误的汉字是否会 “先入为主”?很多时候,我们看一眼错误的写法,往往就记住了,此后不管如何纠正,都很难改变固化的认知,更何况做练习的是汉语初学者,一系列的声调、笔画、“不讲原则的”笔顺已经让孩子们头晕了,再输入这种错误的写法,会让学生很困扰。

根据练习册的这些特点,我决定将部分题目改变形式,比如连线组词这种题型,就可改为汉字配对游戏,直接在课堂上完成;再比如造句,可以以聊天的方式引导学生说出这些句子,考虑到学生性格原因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参与到,再逐一请学生起来造句,并及时纠正错误,同时还可以提升口语能力、巩固发音和声调。

在给四五年级的小学生上课的过程中,我留意到,他们学习中文最大的问题有三个—— 一是发音,二是笔顺,三是语序。其中,“笔顺错误”在汉语运用上问题不大,“语序颠倒”是比较难纠正的问题,但随着他们学习越来越深入,语序纠正起来会更加简单,四五年级的印尼学生,还不太会说复杂的长句,一般只会将几个词拼凑在一起来表达含义,这时候,“发音问题”体现得便最为直观,且急需纠正。

例如:“这”“顿”“饭”三个字都是第四声,但是连在一读的时候每个字都不是完全的第四声。我原以为是连续着同样声调的字对他们来说比较难发音,又比如他们会把“颐和园”发成 yī hé yuān。但是后来,我让他们单独读出这几个字,发现他们的发音同样不准确,原来他们不能准确的发出第二声和第四声。第二声35和第四声51,发音时都应该短促有力,但是每每读到这两个声调,这些孩子们所发的调值都不是准确的35和51,中间会有犹豫。

根据我的判断,原因可能有四种,第一种是这些词他们刚开始学,由于还不确定声调是否正确,在请他们朗读的时候就会有迟疑;第二种是因为他们最常说的是印尼语和英语,而这两种语言都没有“声调”这一说,只有语调有时需要注意,而英语除了肯定句结尾的降调,其他大多数句子都用升调。另外,印尼语也由26个英文字母拼成,说起来如同汩汩不断却平直的水流,没有细小的起承婉转,所以孩子们没有降调的意识。第三,虽然汉语有声调这一特点,但是如果不按照准确的声调来说话,中国人也可以听得懂。这些孩子们在跟汉语老师交流的时候不重视声调,但是老师为了不打消其积极性,并不做及时的纠正,于是不标准的普通话就慢慢养成了。最后一个最直接的原因,或许是从幼儿园开始这些孩子们被传授的汉语拼音知识就是不准确的。由于在实习期间每周给幼儿园的汉语老师上声调和拼音课,我了解到,这些汉语教师都是本地人,她们学习汉语的时间不长,有些甚至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他们不自觉的将自己的发音习惯教给孩子们,时间一长形成了思维定式,到了四五年级再纠正就很难了。

其他的发音问题还有:将铅笔的“铅”读成第二声;本子的“子”很难发轻音;书包“书”发成类似第四声又类似第三声的前半个音21;中餐馆的“馆”发成类似第一声;肉的声母“r”发成大舌音(受印尼语影响);三菜一汤的“汤”和很饱的“饱”都发成类似第四声。

这些不准确的发音有一个规律——第一声常拐弯,第二声和第四声发音缓慢不利落,第三声调值的转弯常忽略,轻音普遍不会发,声母“r”发成大舌音。

蒙特梭利学校的教师领导学校秉承着对孩子认真负责的态度作出了很多努力,针对这些问题,已经作出了一些改进。比如,请来到学校实习的中国的汉语老师给幼儿园老师培训,教学生简单的中文绕口令,鼓励、要求孩子用中文与汉语老师沟通交流,等等。

但是我认为,如果要“治本”,还是要从提高“汉语教师的入职门槛”做起,在上岗前必须接受大量培训,必须加强自我练习,只有这样才能使教学质量从根本上改变。另一方面,对学生自己而言,良好的语言环境不可或缺。最好的提升方法,就是常与以汉语为母语的人,或汉语说得很地道的人对话。这一点,除了受学生自身的主动性和兴趣点的影响,还与教师的个人魅力(包括亲和力、幽默感等)有很大关系。如果一位汉语教师与孩子有距离感、老套刻板、过于严厉,原本热爱汉语的孩子都不会愿意主动与老师交流,孩子们那些潜在的兴趣也会被磨灭。

教授汉语要根据对象的不同采用不同方式,每一个孩子兴趣点不同,但是四五年级的孩子无一例外都是好动的。有个别孩子可能比较内向,但是在玩得高兴的时候,他们往往“斗志”更甚。针对十岁左右的孩子特质,我在教学过程中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方式——将游戏与教学相结合巩固生词和句型、教授动词时与学生一起演示动作、专有名词与图片连线、复习课文时用幻灯片和卡通图片吸引学生,教学生用毛笔画中国的儿童画、教做传统的纸灯笼等等。

每每听到“做完……我们就玩游戏”的时候,他们就比任何时候都高兴。在我搬投影仪来教室的时候,教室里也总是一片热烈的欢呼声。

由于四年级课文第一单元的内容主要是介绍世界著名景点,我便将这些景点图片打印出来,形象的图片更能让学生们印象深刻。在复习的时候,我采用了两种游戏方式:一是请两组同学比赛将图片与景点名称连线;二是由我说出景点名称,两位同学比赛找到相应图片。激烈的比拼让学生们特别激动,游戏时间每次都会超出预想。

在教“跟着我”这个词组的时候,我请一位学生到教室前面来,让他学习我做动作——跟着我走路、跟着我说一样的话,然后学生立马心领神会道:“oh ! Follow me!”部分汉语有比较准确的英文相对应,但是很多都是不能对应的。比如,在讲解“进来”“进去”“出去”的时候,考虑到这一点,我便避开了英文翻译。我先将教室门关上,并说:“现在老师要出去了!”然后打开门,走出教室;再把头探进来告诉他们:“现在老师要进来了!”这样演示一遍之后,请所有同学一起到教室外面,我回头跟他们说:“现在我们一起进去吧!”然后再具体解释用这三个词的情况分别是什么样的。

五年级班比四年级班更加活跃,他们不厌其烦地让我带他们玩“击鼓传花”和“丢手绢”的游戏。有一次刚上课,他们就求我玩游戏,我告诉他们第一课还没有复习呢,有一个女生建议游戏输了的人要回忆书里的一个词,这样就能一边玩游戏一边复习了!我想这是一个很棒的方式,于是后来的每节课几乎都有这样一个环节,一来让他们打起精神,二来在游戏里复习了生词。玩丢手绢的时候,我发现他们跑得特别快!根本就不会输。有一次我被丢了手绢,我竟追不到那个丢手绢的孩子……坐着的学生问着努力奔跑着的我:“老师!为什么这么慢!”我竟无言以对……和他们做游戏多了,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变得有童趣了起来,小孩子的笑声是让人变年轻的法宝吧。

由于孩子们都很喜欢卡通动漫,我在设计PPT的时候,特意找了很多比较热门的卡通图片做背景,果然效果显著!他们的眼神都被吸引过来了,有些孩子还经常好奇地问我“老师!***(卡通人物)用中文怎么说?!”

教学生用毛笔画中国的儿童画和做传统的纸灯笼更是让我难忘的经历。由于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的国画,对于画荷花、竹子还是有点信心的。在我教画的过程中,孩子们毫不吝啬地夸赞我,但其实我发现好几个孩子的天赋不容小觑,色彩的搭配让我惊叹不已,很有大师的潜质,相比之下我真的刻板很多。

针对小学生的汉语教学,游戏是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如何设计既好玩又高效率的游戏,是一个老师能力的体现,没有灵感的时候,我会翻一翻有关对外汉语中游戏设计的书籍,借鉴书中一些合适的游戏。这个借鉴、改编与设计的过程,对我来说亦是十分有趣的体验。

汉语国际教育这门学科,对我来说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本次前往印尼泗水蒙特梭利三语学校实习,对我来说或许是“事业的起点”,因为通过实践,我了解到自身有哪些知识上的欠缺、沟通上的不足,也便知道了如何更高效地完备自己的技能。我一直相信“因材施教”的道理,不论是教材的运用、发音问题的纠正还是游戏的设计,都努力地寻找教学对象的特点,尝试着作出相应的改变。


  2016 年第 3 期 总第 37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6 年 5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