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男人新品种,女人新版本
北京语言大学 安青阳

互联网时代,各种所谓的新人类层出不穷,组成一个一个的小群体。这正如微信中的朋友圈,手机使用者根据某些特征将通讯录中的朋友们划分成一个一个的圈,然后给这些圈子贴上一个一个的标签。对后来进入的朋友们,或者归入旧的圈,或者为他们建立个新的圈。这就是新的“圈子文化”。当然,与微信群朋友圈有所不同的是,各种新人类的命名往往是社会所赋予的,并非个体的行为。这种新圈子文化现象在“~男”和“~女”的类型划分中也表现得非常丰富。

先来看看男人的新品种吧:

宠物男、狐男、魔兽男、孔雀男、螃蟹男、凤凰男

水仙男、草莓男、榴莲男

暖男、煮男、牛奋男、食草男、锅贴男、顺溜男、水壶男、管家男

烧钱男、装穷男、吝啬男、鸡贼男、干净男、三无男、(甲女)丁男

嫩男、围巾男、防腐男、排骨男

次品男、软饭男、妖精男、极客男

奶男、香水男、奶嘴男、奶瓶男

直男、毒男、卒男、绝版男

宅男、IT男、PS男、37℃男、贝塔男

乙男、国债男、白金汉、4D男人、三陪男

粉色男人、都市玉男、白领丽男、购物男伴、男性姐妹淘

经济适用男、变种节俭男、都市美信男、爱情长跑男

再来看看女人的新版本:

驴女、败犬女、孔雀女、孔雀女王、狮女郎

海绵女、森林女、鱼干女、腐女、甲女(丁男)

拜金女、没女、郁女、作女、妄摄女

宅女、练爱女、嫁房女、逼房女、婚活女、已婚少女

剩女、三高剩女、优剩女、单贵女、独处女

杠杆女、熟女、轻熟女、八分熟女、云端妹、齐全妻、早熟优质女

野路女、干物女、普相女、布波女、后少女

女郎、三哈女、三隐女、三不女、三转女人、三瓶女人、三Z女人

文化美女、阿尔法女、牙缝美女

新花瓶女人、职场蜜糖女、简单方便女、清汤挂面女、无知美少女

在收集这些词语时,我们试图做一个系统的分类,可是角度繁杂,语义缤纷,越分越觉得困难。于是只好作罢,上面只是大概其地做了一些简单的划分。

面对这些男女新角色,如果你不在这个网络中,恐怕只能“四顾何茫茫”了,简直不知所云。不信?你能说出上面这些男女标签的具体所指吗?能说出来的恐怕不到十之一二吧。其实,这里收集的还只是一部分呢。

上面这些各色男女,大多是都市小资的新分类。可以看出社会分化似乎越来越精微了,大一统的社会被一个圈子一个圈子地切割、勾连,再切割、再勾连。

对于这些男女的语义理解,有的从字面上推测,大体可以把握其特征,如“管家男、经济适用男”,如“宅女、八分熟女”。但大多并不如此。实际上,这些词语在构造过程中往往隐含了很多生活中的内容,只是将某些特别凸显的地方留在词形中。如“香水男”似乎不难理解,指用香水且用得超乎寻常的男人,然而它反映了社会的体温:传统男人在向新男人过渡,某个品种的男人越来越精致了。又如“干净男”,可不是天天捯饬得浑身顺溜的男人,而是三无产品:无房、无车、无女友的男士,好一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而理解“37℃男”,则需要借助与体温有关的生活常识来联想了,它指的是虽然平平淡淡却让人感到温暖而舒心的男人,温度既不会高到令人发烫,也不会低到让人发冷。又如理解了“宅女”,从相反的方向去推测“驴女”(当然得知道“驴”是“旅”的谐音,并且知道驴子的某些习性),就会大体知其所言了。而“杠杆女”,可就不好理解了,得看你对杠杆作用原理的理解有多少了,它实际指的是能够将自己作为一个事业杠杆的支点从而将当下很平凡的老公或者男朋友“撬”起来助其成功的女性,她能够“旺夫益子”。网民们归纳出来的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杠杆女有几位,如吕雉(即吕后,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位皇后和皇太后),因欣赏亭长,终于“杠”出了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又如卓文君,当垆卖酒,终于“杠”出了汉赋大家司马相如。她们“杠”出了境界,“杠”出了天地。与“杠杆女”一样,“牛奋男”(即“像牛一样勤奋耕耘的男性”)也是人民群众的好榜样。

当然,有一点是毋庸讳言的,就是很多“~女”新角色,仍然脱不掉男人的视角。不知女权主义者对这种都市新女性的定位是否能够接受?

词语之网编制的疏密,是生活之网疏密的映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小群体认同度不够高、区别度不够显著的时候,也许并不需要给以一个命名。而一般当一个群体显现出某种鲜明的区别性特征,而且需要凸显这种特征的时候,往往就有命名的需求和可能了。这是语义空间在某个方面分割的细密与粗疏的表现。如果你占有了某种职业空间或者生活空间,显摆出了一些亮瞎眼的特征,或者被毒眼挖出了一些抓眼球的特征,那么你就成了一个新品种或新版本。

新的特征会不断生长出来,新人类的新品种也会不断出现。如果有一天人家问你:“先生,你属于哪类男人?还是更新的新男人新品种?”你可不要惊得掉了下巴哟。如果这样来问你:“你是新男人?新的男人?”你也只好在“的”不“的”中打转了。有的命名,实际就是游戏,只不过游戏背后有游戏的规则而已。

网络使知识很容易大众化的同时,也使小众化知识的产生越来越快捷。小众有时并不需要大众的理解,因此“懂”与“不懂”不再是考虑的首要因素,关键是在场和不在场。其实,这些称呼也许最终只是一个面具而已,而面具之后是什么?未戴面具者也许难以察觉,最终也无法窥探清楚。

若想了解每个“~男”“~女”的意思,只好麻烦你自己去问问度娘了,我得去睡了,明天好工作。

 

  2016 年第 4 期 总第 38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6 年 7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