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字典和词典里有,或者没有,它都在那里
北京语言大学 施春宏

字典,是用来给汉字注明读音、解释字义、说明用法的工具书。词典(包括辞典),是用来给词语注明读音、解释词义、说明用法的工具书。

一般通用字典里都会将常用字收入其中,而且往往会举出一些含有该字的词语作为例子,有时也附带解释一些特殊词语,但一般数量很少。词典(尤其是像《现代汉语词典》这样的工具书)也往往列有字头,并对字音、字义和用法做出说明,因此也具有字典的功用。

这样,一部通用字典里没有某些词语,这是很常见的事;但若是没有一些常用的字,肯定就不合适了。一部通用词典里没有某些常用词语,肯定也不合适。然而,我们的交际中却常见到类似“我的字典里没有‘假’字”或“他们的词典里没有‘失败’这个词”这样的说法。这是怎么回事呢?

一? 字典和词典里没有什么

我们先来看字典里没有的:

(1)相比较四年前的北京,伦敦奥运会开幕式没有恢弘的视觉奇观。同为电影导演,张艺谋是色彩鲜艳、气势磅礴的“中国式大片”的始作俑者,而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的导演丹尼·博伊尔以小成本独立电影见长,在他的字典里,本就没有华美秩序严谨大场面这些词。(熊崧策《丹尼·博伊尔:被招安的非主流》,《中华读书报》2012年9月12日16 版)

(2)美国波士顿大学中东问题专家奥古斯图·诺顿9日对路透社表示,在叙利亚政府的字典中没有妥协这个词,他们只知道要么胜利要么死亡,因此叙利亚冲突还将继续,特别是在他们认为外部军事干预几率很低的情况下。(李逸达等《叙停火日被指“和平已死”》,《环球时报》2012年4月11日16版)

按一般的理解,平常放在案头的字典里没有这些词,是完全可能的,因为是“字典”,主要功用就是解释、说明汉字的,而不是词。而词典里也可能“没有”类似的词,例如:

(3)这方案如此修正,固然甚好。但即使不通过,或通过而官厅不肯采用,我们还是这样主张的!我们的词典中没有“屈服”、“投降”、“妥协”、“调和”这些词儿。(钱玄同《废除汉字采用新拼音文字案·附志》,转引自曹述敬《钱玄同年谱》60页,齐鲁书社,1986年)

(4)审计铁军的辞典里没有“娇气”这个词(标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官网“综合论坛”,2013年8月14日)

不用去找,可以想见《现代汉语词典》这样的词典是肯定会收有这些词的。但“我们的词典”和“审计铁军的辞典”里,就查不到了。

然而,上面这些表达都没有问题,而且常常有特殊的修辞效果。只要扫一眼上面的例子就会发现,这里的“字典”和“词典”并非书店里卖的《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之类的工具书,而是“他的字典、叙利亚政府的字典”和“我们的词典、审计铁军的辞典”。显然,这些“字典”和“词典”是没有存在的实体的,而是存在于他的艺术追求和表现中(“他的字典”)、叙利亚政府的国际交往中(“叙利亚政府的字典”)、我们的主张和态度中(“我们的词典”)、审计人员的工作方式中(“审计铁军的辞典”)。

这些表达有个共同点,就是在“字典”和“词典”前面都带上了领有成分,如“他、叙利亚政府”和“我们、审计铁军”,这就将“字典”和“词典”的领属关系具体化了,个体性就彰显了出来,于是“字典”或“词典”中有或没有哪些词便可以具有相当强的个性了。

显然,这里的“字典”和“词典”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已经变成书册的可置之案头的字典和词典了,而是已经做了比喻(隐喻)的引申,指的是与为人处世相关联的世界、观念、信条、原则、领域、行为、生活、表现等方面了。一般意义上的“字典”或“词典”是一定范围内字或词的总汇,由此衍生出的隐喻的“字典”或“词典”便指的是特定的个体或群体的观念、行为方式等的总汇。它们可以像字典和词典一样,包含一条条、一项项内容,但都有个性化的标签。

下面再列举一些相关的表达方式。

字典里没有某些词,很正常;而基于个性化的字典,里面没有某些字,也是可能的:

(5)他就是土,骨子里的土!×,这么多年,他还是没有把这两个搞明白,他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这两个字!(盛琼《重逢》,《小说月报》2008年第11期77页)
由于词是由字组成的,因此字典和词典里没有某些词,也就可以说成没有某些字。例如:

(6)中国历代统治阶级的字典里,都找不到“民主”两个字。但它们谁也没说自己“专制”、“独裁”,是人民的敌人。别说“正牌”的国民党,连一拨又一拨唿哨来去的“胡子”,不也打着“杀富济贫”、“保卫乡土”的旗号吗?(张正隆《雪白血红》,录自北京大学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现代汉语语料库)

(7)蔡丽娜自曝渴望结婚:我的辞典里没有离婚二字。(新浪娱乐2007年09月24日)
有时不说是字还是词。例如:

(8)丁丁告诉记者,运动能力不强的他总感自卑,妈妈就像一名心理咨询师,时时给他释放困惑和压力,“妈妈的字典里没有‘’,工作之外的所有空间,她都给了我这个儿子。”(邵娟《武汉脑瘫儿圆了“北大梦”——母亲21年坚持治疗训练? 爱心呵护终于创造奇迹》,《人民日报·海外版》2009年2月14日第2版)

(9)这些美国人的身上何以蕴藏着如此丰厚的乐观向上的天性,我们很难一下子弄明白。互联网的字典里没有“犹豫”和“后悔”。跋涉于蛮荒之地,坚强的神经和健康的心态显得尤为重要。(杨健《平心独钓一江潮》,《人民日报》2000年11月23日第7版)

还有其他一些说法,都有同样的效果:

(10)有人会问,我们为了一个“暴徒”有必要花这么大的工夫吗?有!在法律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暴徒”这么一说,法律眼里所有人都是公民,是公民就享有权利。(义夫《“当场击毙”应先经过专家评估》,《新京报》2004年10月2日第A02版)

(11)我要每天都不一样,“安于现状”从未在我的字典里出现过,天下之大,我哪里都可以去,没有人做过的,才值得我做。(奇胜电器广告语)

(12)比如,1987年,深圳敲响了拍卖经营性土地使用权的第一锤。当时,且不说拍卖市场敲这种锤子社会主义的词典上从来没有,政府公开将国家不是商品的土地出让卖掉,既无章可循,又无法可依。(曹宏亮等《改革中的创新与探索——深圳政府体制改革纪事》,《人民日报》2000年9月19日第3版)

上面所有的“字典”和“词典”,都可以互换。可见,它们的重心并不在字典和词典本身,而是字典和词典所能发挥的隐喻功能。

上面各种说法,在本质上与下面的说法是相通的:

(13)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两字。(黄集伟博客2014年12月28日)

这里没有用“字典”或“词典”,但其语义内涵没有本质的区别。将这句换成“成年人的字典(或词典)里,没有容易两字”,并无什么根本差别。这还可以从下面例子中正文和标题采用不同表达方式更能见出:

(14)我告诉年轻的学生们,任何一个成功者的心中,是没有挫折《、这个词汇的,有的只是百折不挠的一往无前。(鲁先圣《我的人生词典里没有挫折》,《杂文报》2013年8月30日)

这里,“成功者的人生词典≈成功者的词典≈成功者的人生”。也就是说,实际上,这种表达有三种形式,具体选择看凸显的内容。当然,表达视角不同,语义上会有一些调整。

上面这种表达手段可以看作一种新兴的修辞手法,如果要给一个名称的话,可以叫做“设无”。它的基本结构形式就是:某某/什么的字典(词典)+没有+某字/词”,其中“字典(词典)”的语义内容就是“某某的世界、观念、信条、原则、领域、行为、生活、表现”等等,通过排除某些方面来凸显想要侧重的方面。

二? 字典和词典里有什么

上面说的是字典和词典中没有的字或词。作为特殊的“字典”和“词典”,自然应该收了一些词:

(15)第二次相见,宋刚开始了猛烈的爱情攻势,他对林梅说:“在我的爱情字典里只有四个字:一见钟情。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找到这种感觉,可是今天,我终于找到了。……”林梅哪里知道,宋刚的这些“爱情台词”早就说过多遍了。(晓华《下一个被杀的款姐是谁》,《婚姻与家庭》2001年第1期42页)

(16)河的词典里只有两个字:远方。不一定富庶,不一定安适,不一定雄阔。它只是你要去的地方,是明日到达之处,是下一站,是下一站的远方。(鲍吉尔·原野《河在河的远方》,《青年文摘》2003年11期绿版)

(17)不知吃不知穿,在他的人生辞典里只有“铁路运输”这四个字,其他一概与他无关。(杨洪军《举棋》,《新华文摘》2010年第18期82页)

这些字典和词典中“只有”某些字或某些词。“只有”,意味着目标的唯一,意味着坚持,意味着奋进。这些词典都是“专词词典”了。

同样也有一些相关的表达方式:

(18)这就是海宁,永远与平和、豁达这些词汇绝缘的海宁,她的字典中只有网球、只有胜负。你可以不认同她的偏执,但决不要怀疑她的坚定。(《海宁的词典里只有网球 ?辛酸经历造就铁血女皇》, 《竞报》2005年6月6日)

(19)李锦记词典里惟有创业(标题,《北京商报》2013年1月7日)

(20)在许多人的字典里,成功就是有名有利有声望。而我一直不以为然。所以,作为你们的师长、院长,我想谈一下我对成功的一些看法,供你们参考。(孙祁祥《做一个快乐的成功者》,《博览群书》2015年第9期116页)

它们在本质上也与下面的表达相通:

(21)不是所有女生的生活里只有卡地亚和爱马仕……(豆瓣网2013年10月26日)

(22)“我把排球当事业,我的生命里只有排球!”回望自己的成长历程,于大伟表示,若想成为一名优秀运动员不仅要热爱这项运动,更重要的是把自己从事的运动当做一项事业来完成才行,为了工作而工作的人永远难成大器。(《男排第一帅哥生命里只有排球? 透露比赛生涯最大遗憾》,《聊城晚报》2010年12月23日)

从表达方式着眼,这些例子中的“生活、生命”同样都可以换成“字典、词典”。

2011年有一首歌《念你》引起了不小的“反响”(这里指反面的响动)。它由刘家昌作词,翁清溪作曲,刘家昌的儿子刘子千演唱。暂不考虑其特殊的唱腔和MV引来的众多恶评,只看其歌词的主体部分:???

(23)我的字典里没有放弃

因为已锁定你

我从不写空白的日记

日记里全是你

眼见着月亮悄悄溜走

又见那太阳缓缓升起

多少个昼夜变换

多少次一年四季

爱不偷懒始终如一

在痛批之时,有网友说:“拜托,快把放弃加在你的字典里。”由此也可见出某些字词在字典和词典中进进出出的“随意”性。表达者的“意”是表达方式相“随”的根本驱动力。

三? 删除、禁止的是本来就不该有的

没有的可以添加,有了的,也可以删除。删除了,也就没有了。主动删除的目的,就是本来就不该有、不会有、不能有。跟抠掉、删除相近的是取消、禁止之类。例如:

(24)在律师的词典中应该取消犹疑恐慌怯懦等等。(王小鹰《你为谁辩护》62页,作家出版社,1988年)

(25) “‘辞职’一词在我的词汇中已被禁。”巴西圣保罗市市长苏普利西在元旦宣誓就职时说。(《参考消息》2001年1月12日第12版“双语图片”)
上例中的“词汇”换成“词典”或“字典”,没有区别。下面的质疑也是如此:

(26)我们国家的词汇里还有“羞耻”这个词吗?——印尼《观察家报》发表社论,指责政府官员把日本捐献给印尼民众的大米拿去售卖,导致国家蒙羞。(《中国青年》1999年8月第1页“一语惊人”栏)

质疑,就意味着本不该有,但现在却有了,这本身就是“羞耻”。

四? 有,还是没有?

既然上面的“字典”和“词典”都做了引申理解,那么就有可能与实际的字典、词典存在交叠。有时说话人和听话人的心跳不在一个节奏上,自然就有可能出现误读。下面是一则网上幽默《字典里没有失败》:

(27)课堂上,老师说:“在我的人生字典上没有‘失败’这两个字!”刚说完,底下传来30多本字典,数不清的声音喊道:“老师,我的借你!”

这是知识增长和语境变换中经常出现的情况。

甚至有的人不满足于把某个词从观念的字典和词典中删去,进而诉求从实际的字典和词典中删去。据报道,荷兰有个瘦人团体致信词典出版商,要求将“瘦”字从词典中删除,因为该词伤害了瘦人一族的自尊。(杨涛《万国近事》,《中华读书报》2004年9月28日)这显然是实际的字典和观念的字典、词典的另一种交叠了。

字典和词典里有的和没有的,都在那里,关键就在于你从哪里去看。

 

 

 

 

 

 

 

 

  2016 年第 4 期 总第 38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6 年 7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