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网络用语简缩词“城会玩”等
中国传媒大学 田茂星

近期的一些网络词语,如:“然并卵”“活久见”“城会玩”“上交国”等,在大众日常生活中使用非常频繁,而在此之前的“高大上”“高富帅”“白富美”“何弃疗”“毁三观”“注孤生”“喜大普奔”“人艰不拆”等网络流行语,也曾受到大家的热捧。

上述12个网络词语,都是经过简缩的,如,(1)“然并卵”,由“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句子简缩而成;(2)“高大上”,由“高端、大气、上档次”几个词或短语简缩而成;(3)而像“毁三观”,则由“颠覆了我的三观(或三观尽毁)”语义简缩而成。

网络简缩词语还有很多,本文不一一列举,其分类大致如上述三类。

“然并卵”:这个词最早来自一些南方方言,然后是在龙珠LOL(电子游戏)主播“阿倪蛋糕店”的游戏讲解视频提到,后被A、B站人气游戏实况主“@怕上火爆王老菊”引用,之后被《暴走大事件》里的张全蛋采用,凭借一个《质检leader张全蛋怒揭电视机行业内幕》的视频节目让这个词语迅速走红。用于表达“毫无意义,没有一点用的意思”的含义。起于2015年。

“活久见”:含义有二:(1)指活的久了什么都能见到;(2)指活的这么久了第一次看见,表示惊讶。原句为:“活的时间久了,什么事都能见到。”在看到某些以为不会发生但是实际上发生了的事时使用。起于2015年。

“城会玩”:原句为“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原本意思是讽刺某些人做的事情常人无法理解,后来就变成了朋友之间互相调侃的一句话。起于2015年。

“上交国”:出处为《盗墓笔记》网剧里的男主角吴邪的台词。片方将盗墓者“盗”的形象改成正面“保护文物,上交国家”的形象,让男主角频繁地说出“上交给国家”的台词,因与原著差距极大,受网民的调侃,于是产生了这样一个词。用于讽刺、幽默。起于2015年。

“高大上”:原为“高端、大气、上档次”,形容事物有品味,有档次,偶尔也做反讽使用。起于电视剧《武林外传》台词,于2013年走红。

“高富帅”:原为“长得高、长得帅、又有钱”(也有其他解读),形容男子在身材、相貌、财富上的完美无缺。流行于2012年。

“白富美”:原为“皮肤白、有钱、长得漂亮”(也有其他解读),形容女子肤色白皙,经济实力强,长得漂亮,身材好。起于2012年。

“何弃疗”:原为“为何放弃治疗”,意思是一个人有病,却放弃了治疗,暗指“你有病,快去治”。起于2014年。

“毁三观”:用来泛指那些颠覆大多数人看法的人、事或物,三观不仅指“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也可指一些常识性知识或传统理论、观念。起于2012年。

“注孤生”:原为“注定孤独一生”,用来表达孤身一人生活的孤独或者讽刺不解风情等。流行于2013年。

“喜大普奔”:原为“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表示一件让大家欢乐的事情,大家要分享出去,相互告知,共同庆祝。起于2013年。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于2014年11月27日发出的通知中被明令禁止使用。

“人艰不拆”:原为“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源自歌手林宥嘉《说谎》歌词,表示不要说出让人无法面对的事实。起于2013年。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于2014年11月27日发出的通知中被明令禁止使用。

语言的推陈出新代表着语言的活力,网络语言是新词新语的来源之一。

新词新语能推动语言的流动,正是“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些词语的存在也有一定的价值。

例如“活久见”就常常出现在人们的口头、微博、微信、网络新闻之中,譬如最近一条很热门的新闻标题:

活久见!大妈碰瓷离车七八米趴下 演技浮夸众人拜服(腾讯新闻)

我们认为,网络用语的产生可能受三个方面的影响:一是交际、交流的需要,要能够表情达意,同时又要经济简洁,还得具备一定的修辞功能;二是表意明确的需求,要让使用者能够清楚地明白其含义;三是要使人喜欢,因而要具备趣味性。

其中前两个是判断词语规范的两大原则,而第三是网络的特性,一定要吸引人眼球的、有趣的才可能被人注意到并受人欢迎。

类似“城会玩”“上交国”“注孤生”这样的词语,就很有调侃意味,很能吸引人,也能引起大部分人的共鸣。譬如“城会玩”就表达了一种对各种稀奇古怪、罕见的现代都市生活异象的调侃,大约如沈从文一般自我比喻为乡下人,看不太懂城市里的一些“风景”,当然另一方面主要还是用于调侃。

如上所举的例子,最突出的特点实际上是它们的娱乐性,有很大一部分的网络用语源自网民的调侃,在物质生活发达的今日,“娱乐至死”也是一种社会现象与特征,因此这一时期的网络用语都有很强的娱乐性。

而简缩的使用,一方面就语言本身来讲,简缩可以使得语言精简,言简意赅,用很少的文字就可以表达出很多的信息;另一方面也方便使用,更具有一种趣味在其中。

网络的出现使得资讯爆炸时代到来,这样的社会环境里,语言必须简洁明了,才能让人们在瞬息即逝的众多消息里抓住要点。比如“然并卵”,当我们想要对某件事情表达我们的不屑时,想要表述得有趣一些我们就会用“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此话虽然有些粗鄙,但是在网络上的采用率很高,简化一点,三个字“然并卵”,听起来更好玩。

综上,我们认为,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些网络语言的简缩词在一段时间内受到人们的广泛使用跟娱乐性是密不可分的,而且娱乐性在其中占据了较大的比重。某些词甚至就是为了娱乐而造出来的。娱乐性是网络词语流行化的一大助力。

  2016 年第 5 期 总第 39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6 年 9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