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说说开车的那些词儿
中国传媒大学 汪海燕

2008年,伴着奥运到来的脚步声,我学完了驾校的所有课程,通过了考试,顺利拿下驾照。到今年,我也是个驾龄八年的准老司机了。想想在学车和开车的过程中,很多词的用法不当司机还真不明白。

记得当年去驾校学车,第一件事儿就是练“打轮儿”。对于我这个关于车的知识一片空白的南方人来说,什么是“打轮儿”,真的不知道。上车了才知道就是转方向盘。刚开始,车停着不动,教练拿把戒尺坐在旁边,让练习“打轮儿”。“往左打一圈”,“往右打半圈”,一会儿让往左一会儿又让往右,我脑子刚打算想想写字用的是哪只手,“啪”的一尺下去,那叫一个响,吓得我不但不知道左右,更不记得方向盘到底转了几圈了。“打死”!什么是“打死”?完全蒙了,教练大声呵斥,“就是打到底”,终于明白了“打死”就是把方向盘转到转不动为止。一天的打轮儿练下来,胳臂连抬起来的劲儿都没了。

终于“打轮儿”的练习通过了,教练要带着开车了。坐到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教练说“打火”。我没明白“打火”是什么意思,教练伸手转动车钥匙,说“这就是打火”,原来启动发动机的动作叫“打火”。车上路了,转弯或者并线之前,需要开转向灯,往左就开左转向灯,往右就开右转向灯。但是学车时,注意力完全不够用,眼睛只能顾得上死死地盯着前面,手只能顾得上死死地抓住方向盘,抓的手心里都是汗,根本分配不出来一点儿精力去看左右。教练说“左转”,转着方向盘就往左边开了,“啪”的一声,教练的戒尺就拍在方向盘上了,“打灯”!这才想起来忘了开转向灯。

在开车用词上,“打”用的很多,“打火”“打轮儿”“打灯”……“打”这个字从手从丁,动作以举、挥、击、进入等为主,或独立或连贯动作。看来,开车还真是需要很强的动手能力。

练车最后要到马路上实战练习。之前都是在驾校的大院里开,没真正上过马路,一上马路哆哆嗦嗦的,不敢加速。教练说“给油”,“啊?”没听明白教练是什么意思,“踩油门!”“给油”就是“踩油门”。教练用的词是“给油”,类似的还听到过“轰油门”。但是在后来开车中才体会到这个“给”和“轰”用的词不同,具体执行动作上也是有差别的。“给油”指的是持续地加速,慢慢地踩油门,而“轰油门”更倾向于突然加速,猛的踩油门。

在驾校学习时,教练也教了怎样使用车灯,但是因为没在晚上练过车,很快就忘记了车灯该怎么用。拿到驾照后,自己开车上路,开始都有先生在一边陪着,也没在晚上开过。后来先生觉得我练得不错了,可以自己开了,也忘了教我怎样用车灯。有一次,自己开车去上班,晚上加班,回家时已经天黑了。车灯怎么用呢?只能打电话求助先生,好不容易弄亮了,就开着车回家了,开到楼下,先生在路边等着我,一停车,先生就拉开车门说:你怎么开着大灯就回来了?汽车大灯包括远光灯和近光灯,但是先生说的“大灯”特指远光灯。城市夜间开车,一般开近光灯就可以了。因为远光灯的角度太高,很容易晃到对面来车和周围行人的眼睛,影响他们的视线,从而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另外,车辆交汇时开远光灯也是一种不礼貌的驾驶行为,很容易引起其他车主的不满。

再后来自己会开车到处跑了,要找路肯定就离不开导航。导航的语音播报经常会提到一个词——“匝道”,我以前一直以为“匝道”是辅路。直到有一次在一个复杂的立交桥,导航让我进入“匝道”,然后直行。我从主路出来了之后,看旁边还有一条路,就直接开到了最外面的辅路,直行走了一段,导航显示重新规划路线,我才知道走错了。回来后,特意查了查“匝道”这个词,指的是一小段提供车辆进出主干线与邻近的辅路,或其他主干线的连接路段。也就是说“匝道”指的是正在行驶的路段和其他道路的连接路段,不是真正的辅路。

语言的学习无止境,在各个领域都是这样吧。行内人用起来习以为常的词,在行外人听来则是完全不明白意思的。看来无论走到哪儿,不管干什么,都得抱着一颗学习的心啊。

  2016 年第 5 期 总第 39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6 年 9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