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看稿中发现的几个常见的问题
——语言学笔记
于根元

能写成稿子投来就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多次出现这些问题就值得注意,很可能是一些人的学术潮流。有些稿子是听了某某课的心得,有些稿子是某某看过的,这可能涉及到某某的认识,而某某有的是我曾经指导过的学生,这就涉及到我的问题了,起码我那时候没有把这些问题说清楚。

有的稿子说到一种语言现象,说它是否有生命力,是否用得长久,这件事情就交给时间吧。这有点不可知论,一种消极的态度。另外,还把生命力和用得长久等同起来。我们认为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包括出现的时间的长和短。有的是四季常青的翠柏,有的是一现的昙花,有的是一年生或者多年生的植物。有的是反复出现,如流星雨和风。这些,我们都需要,五花八门、姹紫嫣红、千姿百态才能组成大千世界。世界是分层次的。不同层次里的事物有的表面上看是一样的但是实质上不相同了,不同层次的事物在他那个层次里也都是需要的。所以我们说外层内核及其中间物是互补的关系。哪些是外层哪些是内核哪些是中间物和一定条件下的转化,是有一定原因的。

还有的稿子说一种语言现象搭配很不规范,但是在那里很常见。我们认为搭配很不规范和很常见不一定能等同起来,不规范的可能很常见,本来就规范的可能很不常见,总得有一定的道道。对不同层次不同语体的规范的要求也不相同。这里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说话主要是看规范呢还是主要看交际的一定需要,规范的目的是干什么的,规范的标准又是什么?我们有时候把规范放在了过头的位置上,而忽略了人的语言交际。不发展的所谓规范是最大的不规范,而人的语言交际是人的语言发展的根本动力,妨碍了人的语言交际的所谓规范也就是最大的不规范。相比之下,人的语言交际更重要,交际!交际!交际!!!

还有的稿子说,某某事情许多人可能一知半解,那我就来告诉大家吧。一副教师爷的态度,而且稿子还有戴帽的感觉。教师爷的态度是一种非常忌讳的态度,我们一点都不能有。你去哪家大饭店用餐,如果有个服务员有点傲慢,你下次还想去吗?

有的稿子把有声语言说成狭义语言,语言的别的组成部分或者品种说成副语言,两者相加说成广义语言。这样不大符合语言事实,不要只方便或者主要方便自己叙述。我们总的认为是语言,有声部分和它的记录是语言的一个部分。
还有的稿子用物竞天择、用进废退来解释人所使用的语言事实。这是很陈旧的理论,已经被证明很不对头了,我们不要用。

还有的稿子有前置说后置说,说某个语言成分用在什么位置,放在前面或者放在后面了就是前置或者后置。那不是承认某个语言成分有一定的位置了吗?我记得某个研究所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初硕士研究生入学试题里有道题大意是:“今天我不读者本书,可以修改标点符号,可以变动语序,看看你能组成多少合理的句子。”我们试了试。起码能组成七八十个合理的句子。据说这是大语言学家出的题。我的理解就是考你对语序和词性的认识。

还有不少问题。

不少文章里已经体现出是如何解决的。可见得我们读文章还是太少。比较多的是考虑发自己的文章,不怎么读已经发了许久的文章,致使自己谈的是人家谈得很久的问题,自己也没有许多新的见解。有的甚至连编者改动他的文章的地方也不经心,毛病一犯再犯。

再顺便说一下,我们多次要求作者头一次来稿要附手机号,要附工商银行账号(京外的还要附开户的支所的名称),别人的工商银行账号和持账号人姓名也行。有的作者并不把它当作一回事儿,使得我们的工作量增加不少。请一些作者也体谅体谅我们做具体工作的。说得不好听一点,不把它当作一回事儿的作者是否还有点教师爷的态度?

  2016 年第 5 期 总第 39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6 年 9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